【見證】把神擺在第一位,定意對付受傷體質,開始進入祝福之中(20200329)

大家好,我給大家講一個經歷自由開始得釋放的見證。這是我信主的第六年,我信的越來越辛苦,最初我是因為抑鬱症來信耶穌的,在信主之前我感覺心裡經常難受,信主以後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心裡的難受狀況也好了不少。以為自己已經好了,實際上我已經習慣了難受感覺的存在。懼怕、懷疑、控告、自憐、委屈……這些聲音在我頭腦裡從來沒有斷過,我不認為它們是不正常的。我一直不知道自己需要釋放。大量的教導我領受下來成為了規條,我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讓我僅僅的記住這些越來越多的規條:不要太看重吃喝,幾年來我沒怎麼進過廚房;遊山玩水沒什麼意思;父母來到我所在的城市看我,我讓他們自己出去玩,我自己呆在房間裡禱告,聚會,做事工也不覺得奇怪;要成為別人的祝福,有機會就與家人,同學,親戚,朋友說話,幾乎只講屬靈和信仰的事情,別人煩了再變著法子繼續講;服侍神,牧養神的群羊,曾經同時帶著三個小家庭,每個小家庭每天晚上分別把弟兄姐妹集合到群裡禱告,一晚上沒幾個問題,而且大家都很累。

把神擺在生命當中的首位,在第一個工作單位工作了六年,別人聽不懂我的話,例如:我用要聚會,要查經,要服侍生命等拒絕各樣邀請,那怕是部門領導請客吃飯,還是加班,不知不覺當中與人的關係都很疏遠,這樣的事情越來越多,我活得越來越辛苦,而且跟牧者的關係也逐漸出現問題,牧者訓你就是愛你,我覺得這是必須的,但是很多事情我並不認同。認為忍著就是不識別善惡。而我認為自己在很努力的完成牧者交代的任務,結果得到的回饋就是你是可拉、你自以為是、你犯渾的時候,我心裡有很深的抵觸情緒,不認為他們愛我,在這個過程當中,很累,忍的累,活的累,常常有想死的這種想法。很長一段時間裡,無論牧者說什麼,我認同不認同,理解不理解,都會回應,反正牧者說的都是對的,大不了再多守幾條規矩。然而大部分情況,我都在認為牧者是在指責我。

今年我的牧者開始帶我走出來,其中有發生衝突,有崩潰,有釋放,我開始意識到一件事,這個世界不是我認知的樣子,我的認知不一定是真相。原來這就是牧者一直說的自以為是。開始發現自己很敏感,很容易識別善惡,很猶豫,很懼怕,很多原因就是對神沒有信心,也是因為沒有信心所以一直是在靠自己,工作壓力很大,即使參加了很多牧養訓練,也沒有做好牧養的工作。接下來牧者開始帶我對付自己的問題。例:看透生死,宗教化,小題大做,小氣,掌控等等。問題很多,一個一個來解決。宗教化開始學習正常生活,正常與人交往。信靠神,在新的工作中學習操練。小氣和掌控在敏感受傷的時候開始嘗試問自己一下這種感覺正常嗎?

最近的一次衝突是在早上工作的時候,已經排滿了會議,突然看到牧者來的資訊大致意思是你的問題對付的咋樣了?我心裡一陣委屈湧上來很快轉變成憤怒和傷心。面對工作困難還有牧者的指責,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帶著情緒回復牧者的話。頭腦裡有個聲音:牧者不關心你實際遇到的困難,他翹著腳還踩你幾腳,這句話出現在我的頭腦裡面,和我所接受的信仰體系是不符合的,這是鬼的聲音,頭腦很混亂,甚至去思考這句話要不要打出來,因為後面還有很多會議要開,就急急忙忙的把這句話打在微信裡面,擦乾眼淚就去開會去了,那天真的一整天都是事情,沒有時間看手機,聽語音資訊,專注著做事情後,那些混雜的聲音,和不好的情緒很快的消失了。等我下班回到家,打開語音資訊,聽到牧者發來的消息,發現牧者發了好多資訊給我,具體說的是什麼我現在也記不住了。但我只記得他表達的兩個大點:第一點,我頭腦裡面的都是鬼話。第二點,牧者很愛我,他不會拋棄我。這兩點非常的重要。

那天晚上還有禱告會,禱告會當中我又委屈的大聲的哭,一邊哭一邊大聲禱告,我心裡想,委屈受傷的感覺已經折磨我很多年了,或許我把鬼趕出去了這種情緒就會消失。那天晚上特別累,倒頭就睡了。從那天開始我意識到,無論接受多麼高深的教導,如果自己的認知不改變,那是沒有用的,相信牧者愛我,相信聖靈的大能這非常的重要。

又是一次彰顯,是在一個主日的下午我非常的難受。當時我已經開始敞開心尋求牧者的幫助。牧者帶著我禱告,我又是委屈的哭,喊出我心裡一直藏著的謊言,我愛的人都拋棄我,這句話是在我成長經歷當中烙印在我心裡的。和媽媽與前男友發生的一些問題和事兒,我心裡就開始有了這個認知。從哪個時候開始,我選擇不去認同這句話,在禱告當中各種委屈自憐,各種奇怪的聲音奇怪的消失,回想起來各種信主的經歷,神和牧者都很愛我。我終於意識到這一點,以前想法是覺得神愛我,牧者幫助我,我是欠他們的,所以我要為他們做事,要不停的做事才行。這是我頭腦裡面一直有的觀念,後來我明白我和牧者之間是愛的關係,不是我屬世界的邏輯思維想的那種欠人情的關係。牧者讓我做事也是為了讓我成長,這就是牧養。

在這一周又發生了一件事情,週一下午身體不適,甚至是一邊開會一邊嘔吐,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渾身無力,低燒的症狀,在這之前,其實我頭腦一直有被捆綁的感覺,而且之前與人去討論問題,尤其是要動腦的時候就會頭暈,我想這種不正常的狀態是鬼的彰顯,於是我就請了一天假,牧者早上開著車帶我禱告,到了早上十點左右基本正常了,在家可以辦公了。下午又出現了幾次思考就頭暈的症狀,晚上禱告會,我一打開群就頭疼,老師當時在帶領禱告,根據我的問題開始教導,老師教訓說:“你對神真正的信心呢?工作算什麼?信心是最重要的。”那個晚上我不斷打擊黃皮子的靈,禱告會結束後,頭疼完全消失。第二天發現我的感冒發燒,渾身無力,舌頭上的潰瘍,身上的蕁麻疹都好了大半。接下去幾天,幾乎每天打開群就會出現身體不適的一些狀況。或是頭疼,或是頭暈,或是胃難受,而在禱告會之前,還是好好的,我知道神在釋放我,於是就專心禱告爭戰,教會在打擊老馬、黃皮子、撒旦的靈的爭戰得勝中,很多人都得到釋放,我也是其中一個。

看到當今發生的事情,感覺到基督徒的禱告真的在推動歷史的進程,預言神來的日子近了,開始拼命的禱告,為家人,親友的翻轉禱告,這段時間我想我虧欠他們的太多了。我並沒有把真正的福音傳遞給他們,甚至讓他們對基督教敬而遠之,也開始意識到過去做錯了很多事,有很多奇葩的事在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在如今也開始真正的去建立對神的信心,也相信神一定會翻轉一切。

這是一篇反思,也是幾個見證連貫起來講。補充幾個見證。除了身體得醫治以外,最近我跟父親之間的隔閡問題也大打破了。神賜給我一個新的工作,雖然換了一個行業,但是過去六年的工作經驗都能夠用到,薪水也是原來的2.5倍,在疫情嚴重的時候我卻開始雲辦公。後來3月去實際的地方去工作,找房子也非常的順利。完全是在網上找的,付了定金才過去,沒想到過去後是非常好的一個住所,離辦公地點也非常近,沒有操心。在創業公司裡面,節奏要比以前的單位快很多,最開始沒有感覺到壓力,循行漸進的準備工作,在我崩潰釋放的那段時間,工作出現了很多問題,但隨著釋放,問題也自然消失了。在這一周當中,學習不在乎,心裡的壓力也逐漸放下來。開始有意識的對付心裡冒出來的猶豫,疲勞的感覺也逐漸減少,習慣了更快的生活節奏。

經過這一周教會打擊黃皮子和撒旦,我的精神狀態開始恢復,翻譯工作也變的有效率,更重要的是神的話開始進入到我的心裡。牧者問我:翻譯這幾課有什麼得著,我回復說神最重要。回答非常簡單,不是敷衍是我真實的感受,不是靠自己不是靠能力,也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如何,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如何,最重要的神的看法如何,神的計畫如何。

老師點評:

謝謝這位姐妹的見證。這段時間發生一些讓我自己都覺得很神的事,我們當中有一個姐妹,她的薪水漲得讓人瞠目結舌,她本身就是中上層的管理人員,薪水不低,她跟我講,整個疫情期間,她的薪水漲了四倍,她老公薪水也漲了。我們當中還有一個姐妹,她是在實體店裡做身體理療的,現在這種狀況,實體店誰敢去,大家躲都來不及,但是她現在的生意比之前好了很多,大約好了五六倍,這是一件很神的事。現在這樣一個邪靈運行的階段,有一些人意外的蒙福,有一些人卻受虧損,這正是神的作為。

我最近在讀一些書,裡面提到一個詞,叫思維底牌。人這一輩子好像打牌似的,牌面上的東西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你翻開的那張底牌才決定你這場賭局到底勝負與否。底牌是什麼呢?牌面上的東西可能讓人看不明白,比如剛剛講見證的那位姐妹,就像她剛剛自己講的,常常犯渾,表現也常常讓人難以忍受,我相信我們當中還有很多人,很情緒化、軟弱,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神不太在乎這些東西,包括能力、軟弱。

我們每個人在信仰的道路上都有一張底牌,那張底牌沒有掀開之前,擺在檯面上的可能是很敬虔,也可能悖逆,有時候很好,有時候很軟弱,什麼樣的狀況都有。但是最重要的是當那張底牌翻過來的時候,到底是耶穌還是撒旦,有人一輩子很篤定那張底牌是耶穌,結果翻開卻是撒旦,真的很尷尬。說白了是人骨子裡的東西,就是人的態度,神向我們要的就是我們的態度,今天我們心裡最看重的到底是什麼?前面兩個講的見證,不管從任何角度看,我聽出來的就是“態度”兩個字,就是人骨子裡到底是一顆愛神的心還是愛世界的心。

人都有軟弱,比如:耶穌上十字架之前,他也是活生生的人,汗如雨下,也有懼怕、恐懼、擔憂,各種人屬肉體的反應都切切實實在他身上,但是他最後選擇順服神的旨意。今天我們所走的路也是同樣的一條路,最重要的是那張底牌是什麼,就是我們心中的選擇。信主這麼久,牧養這麼久,常常看到有人翻開那張底牌不是神。我希望今天聽到分享的弟兄姐妹,都能夠拍著自己的胸脯說:在我的手中有耶穌一樣的底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