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父親短短幾天經歷神,重度燒傷得醫治的見證(20200412) 

今天和大家分享我父親在短短幾天經歷神、從死裡復活的恩典。從屬世的眼光來看,我們家是蒙福的。我在和睦的家庭長大,父母是回族,我還有一個姐姐。父親在化工企業工作,做得不錯,母親是全職主婦,姐姐也有不錯的工作。我是碩士畢業,近期拿到美國博士的錄取,我從以前自以為是的屬靈眼光看,我們娘仨都是信主的,雖然父親是堅定的無神論主義者,我們的生活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妥。

我的媽媽雖是傳統的基督徒,但生活和信仰是兩回事,我和姐姐怕媽媽嘮叨,不會過多去和媽媽講什麼。我的姐姐是個周日的基督徒,我們不遇到問題不會主動尋求神。我們認為神就會這樣一直顧念我們的家,甚至以為所謂的信仰就是這些,直到3月24日,我們全家的命運都改變了。

我61歲的父親在化工廠做顧問的時候,被迸進的黃磷燒傷,燒傷的面積是全身面積的65%,深度燒傷的面積已達到10-20%,當時他的工友打電話過來,我們直奔醫院的ICU,恐懼佔據了我們的心靈,我托著手禱告,腿都發軟了,我整個人都在顫抖。醫生當著我們的面說了很多話,我摳著發痛的手指,很想聽到醫生說你的父親會沒事的,但醫生沒這樣說。同事們都心疼我的父親,描述當時場景的可怕,說我的父親受罪了,其實媽媽和我當時可以跟大家一齊發洩,但是在我的心裡,有聲音說:“除我以外,別無拯救。”

我自己雖然是個半吊子的基督徒,甚至連半吊子都沒有,但我知道我和家人沒有別的指望,耶穌基督是我們現在唯一能抓住的。姐姐當天晚上趕過來,我和媽媽、姐姐三個手把手跪在醫院的地板上,流淚禱告,我們三個很久沒有這樣同心合意地禱告了。由於疫情的影響,家人不可以探視,在三天的休克期內我們只有在外面禱告。這三天裡,我父親肝腎功能正常,第四天做手術,把父親身上的有毒物質清除,貼上生物藥療。燒傷科一共有十位醫生,再加上麻醉醫師十幾個人全部上臺為父親做手術,我們就在門外唱詩讚美神。感謝神,手術順利。

從3月27日做完手術到4月1日之間,我們經歷了神很多的恩典。比如我父親因為吸入性損傷導致氣管血肉模糊,但是依然能夠成功插管,他成功去掉了輔助呼吸的呼吸機,水腫也消掉了,肝腎功能一直保持正常,神志清醒。看到這些,我們都認為父親可以平安穩妥了,我們沉浸在喜悅裡,並不像之前那樣賣力地禱告,我的母親大部分的時間花在了給周圍的人傳福音,我看到這些不太認可。

我想為父親繼續禱告,但我不想一個人去做,我覺得自己禱告詞都用盡了不想重複。我和母親各行己路,禱告就漸漸減少了。4月4日清明節,大夫查房回來神情嚴肅說,我父親血壓偏低,需要用升壓藥,他的尿量開始減少,有急性腎衰的徵兆。他的體溫39度多,可能是感染了,感染在肺部或者在燒傷的皮膚,這些毒性被身體吸收導致的,但醫生認為上述的感染也不可能出現這樣的體征。醫生還說,我們是信教的,是不是因為清明節的緣故導致這樣的情況。我媽媽和我才知道問題的所在,連醫生都有這樣的屬靈意識,我們竟然沒有意識到。我們又開始禱告,不斷宣告神的應許,雖然我們嘴上禱告,但信心不像最初的那樣大。

接下來的幾天,我爸爸做了很多檢查治療,每次檢查上臺治療都要家屬簽字,我們很心痛他這樣。我父親4月7日上午無尿,醫生說病情沒有減輕,我父親打完鎮定的藥,他病重得厲害,迷迷糊糊地不想治這個病了。醫生問我們是否考慮將父親轉到省醫院治療,我們的心理防線快要崩潰了,留下來沒有希望,可這樣不平穩的身體體征又能去哪裡治療呢?即使轉院也不一定有救。

我們請了專家到醫院會診,專家說父親需要再次手術,手術時間定在了4月9日。我們的信心奄奄一息,我們內心清楚專家和醫生的能力很有限,可是我們還是沒有辦法從環境中抽離出來禱告。我媽媽聯繫上命定神學的老師,老師開始服侍我們,我和媽媽裡面的信心漸漸被重塑。那天,我們聽了很多華人命定神學講道,其中包括《信是得著就必得著》,裡面的講道大有能力。我們不斷地聽,信心在滋長。

第二天,醫生感到很稀奇,因為我爸爸的狀態比之前好很多了。但是為手術準備調整血壓,大量透析,吃很多抗生素的藥,後來我們知道,這天已經有300毫升的尿了。晚上我跟老師聯繫,因為在講道中說要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我覺得父親不信神,我總不能替他歸向神吧,即使現在可以這樣做,但日後父親如果頑梗悖逆的靈不離開,會不會使神發更大的怒氣呢?想到這些,我和母親的禱告就有了一種無力感。

老師說,其實神要的是我們兩人的信,是我們和神的關係,父親同樣可以因著我們得著祝福。禱告所針對物件的改變,使我們有了求告神的新方向。這關鍵的時刻,我們還是能管好自己的,我們重新為自己認錯悔改,求神憐憫,這天的心裡才得著安慰。

4月9日,父親進手術室前,精氣神異常的好。父親進了手術室後我們和老師報平安。老師關心我,提及基督徒和教會的關係。我一直都清楚,華人命定教會是一個得勝的教會,可自己內心認為我是一個散兵,不敢加入紀律嚴明的軍隊,而且還有一種錯誤的概念,以為教會打擊的老馬的邪靈和我們家族有關,這次的經歷讓我不敢再繼續硬著頸項了,自以為是不一定有機會可以改,沒有得勝的教會,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我決定委身下來。更多的神跡出現了,父親手術效果比醫生預計的還要好,生命體征全程平穩。晚上十點,監護室的護士告訴我們,父親臉上的痂都快掉了,真的感謝神。在淩晨的禱告會上,牧者為我父親禱告,牧者鼓勵我們起來爭戰,多讀神的話,專心愛神明白神的心意,這些教導很窩心,正是我和我母親所急需的。4月10日,父親手術後一切都好,依然還是無尿。

相信我們是永生上帝的兒女,就是憑信心支取神為我們預備好的恩典,相信神就是對神最大的尊榮,還有什麼懷疑?在神豈有難成的事?接下來和牧者老師一次次的溝通中,我對靈界的事情越來越認可,願意放下自己裡面以前所認定的東西。

可是試驗又來了,昨天淩晨3小時的禱告會,主題是打擊老馬的靈,這一下我又懷疑了,就像之前一樣顧忌,老馬是我父親的綽號,大家都這麼叫他,他現在有那麼重的傷。牧者所講的老馬和黃皮子,在聖經裡有類似的邪靈,卻沒有明文寫出,我裡面的識別善惡又上來了,三個小時的禱告,我前一個小時在發呆,我想努力替換掉牧者口中的禱告詞,比如把老馬換成屬世界等等。可是我心裡有些不安,雖然我自己閉口不談,但是有那麼多弟兄姐妹在這樣禱告,我怎麼能顧得過來。當時有一個念頭想要退出禱告,可是心裡更加不平靜,怎麼辦?我怎麼可以繼續按照自己的意思做?是神帶領我來到教會的,不管我怎樣認為,神是照我所信的成全,叫什麼名字有什麼重要?後來,牧者把老馬的邪靈是怎麼回事做了解釋,我們更加確定我們就這樣禱告,就要這樣禱告,識破魔鬼敗壞的詭計,我們要不斷爭戰得勝。

今天是4月11日,又是感恩的一天,昨天晚上參加禱告會到淩晨三點,睡了4個小時並沒有困意,而是信心滿滿。又收到好的消息,我父親體溫正常,神志清醒,尿量達到430ml。我們按照牧者的教導對付我們裡面信仰的迷思,破除咒詛,打擊老馬的邪靈,我爸爸急性腎衰的症狀得到大大的緩解,這是在醫生看來都是很難發生的情況,太感恩了!從9日我加入華人命定社區後,所有的消息都是好的,簡直是太神奇了。

總結一下我領受的主要有:華人命定神學傳授的是簡單可操作性的道,核心是落實神的話,得勝的教會是醫治釋放的關鍵。神是喜歡操練我們信心的神,每次操練都會經歷神,都會有所長進。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我們和神是父親和兒女的關係,只要憑著信心去求,神就一定成就。神是好的神,神的心意是讓我們活出興盛,而魔鬼才會敗壞人,是偷竊、殺害和毀壞。我們當專心愛神,單單信靠神,不能自以為是。爭戰得勝才能得著應許,要做得勝的基督徒一定要付上代價。

希望以上流水帳似的陳述沒有消磨大家的耐心,這些天的神跡還有很多,譬如我姐姐生命的成長,我們家看病財務困境的解決等等,不再多述。人真的不能沒有神,但不付代價信主是沒有用的,滿心都是感恩,言不盡意。今天我和媽媽也做了感恩的奉獻,我們不敢不敬畏神。我現在心裡只有一個想法:無論如何要做一個付代價的得勝的基督徒,真正成為家族的祝福,我想成為有命定的人。願大家都能成為家族乃至萬族的祝福,把榮耀,讚美都歸給神,謝謝大家!

老師點評:

聽了之後,感覺我們的神真是太棒了!中間有一個細節,聽起來有些悲涼,就是醫生都知道是靈界的事,但是我們基督徒卻不知道,真的是有些悲涼。好像是有一道圍城,城裡的人想往外面跑,城外的人想往裡面跑。我們常常聽到這樣的事,尤其是我們當中做醫生的,研究的領域越深,見到的病人越多,他們就越發的知道敬畏。因為他們是離屬靈的世界非常近的人,疾病背後都有屬靈的根源,但是這個的世代的很多基督徒竟然不知道,這是有些悲哀的事情。

鼓勵剛剛講見證的姐妹帶著家人繼續往前奔跑,不要懈怠,因為在屬靈爭戰的過程中,魔鬼的詭計沒有停止,他會繼續用各種手段讓我們的信心被挫敗,攪擾我們的意念,剛剛這個姐妹也提到了。也鼓勵我們當中經歷過的弟兄姐妹,更加不要忘記靈界的真實。如果你嘗過了主恩的滋味,經歷過很多次神的大能,後來又忘記了,這就是更加悲哀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