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強制性脊柱炎得醫治的過程(20200913)

大家好,今天我和大家分享,我在醫治釋放事工裡的一個服侍的見證。

我們的重症服侍班,服侍了一位得了強制性脊柱炎的弟兄,他的症狀有了很明顯的改善。

一開始,他的症狀非常嚴重,後背僵直、疼痛,不能彎腰。常常感覺後背好像背了一個烏龜殼,簡直有千斤重,特別辛苦。

我們的服侍分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操練專注禱告的能力。小組帶領服侍的第一天,我們發現這個弟兄不能火熱禱告,聲音比較弱。越是到最後,越是沒有聲音。我告訴他:蚊子似的嗡嗡嗡的禱告沒有用。一定要火熱起來,大聲禱告。他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說怕吵到家人和鄰居,不能大聲講話。可是我觀察到,他正常說話的時候,比如回答問題,聲音很洪亮。看來他裡面有很多的顧慮。

過了幾天,他的狀況好了一些,能火熱一些了,我們就繼續服侍。每一次,我們都帶領他禱告,至少一個半小時。當時他脊柱、肋骨,疼痛的症狀,都減輕很多了,後背也輕鬆了很多。但很快又回去了, 第二天照樣痛得齜牙咧嘴。

據我瞭解,他的牧者、組員,常常帶他禱告,甚至長達七八個小時。每一次禱告完,脊柱疼痛沉重的感覺都輕鬆了很多,但之後症狀又全部回去了。我們一直琢磨這是什麼原因。這就到了第二個階段:破除體貼肉體。

在小組帶領服侍的時候。我觀察到他的小牧者用非常體貼肉體的方式服侍他,常常替他找理由、找藉口。比如:我們要求每週抄書一章,但他的牧者就覺得他的作業已經很多了,再抄書就很困難,但其實他每天有大把時間。再比如,我們要求每天專注禱告,但是他的牧者就是有理由讓他不專注禱告。體貼肉體的服侍能造就一個人嗎?如果想要釋放一個人,不對付人的肉體能行嗎?正是因為我們這樣的訓練,人的肉體才能夠被破除。

在我們服侍中,我們發現,有很多弟兄姐妹,在抄書的過程中得到釋放了。慢慢這個弟兄的小牧者,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我們也發現這個弟兄很喜歡自己整一套。他的牧者不再帶他禱告了,他就自己禱告,至於禱告的結果,從來不和牧者講。他的牧者跟他說:你識別善惡很深啊,你得改,不能再這樣了。他表面認同,但心裡不覺得自己有問題。他寧可自己整得很辛苦。有時候禱告很久,也沒有啥果效。寧可這麼整,也不願意告訴牧者。

在服侍的時候,我直接指出他的問題:問題反復,就是因為心思意念沒有改,裡面有很多垃圾。如果裡面不調整,即使禱告好了,還會再回來,甚至會更嚴重。他當時聽了沒啥反應。我想,他還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接下來,我們除了靈裡禱告之外,更多教導合一、傳承的重要性,以及識別善惡的後果。

有天,他的牧者、小組,帶他禱告了快10個小時。我們的弟兄姐妹非常付代價,但是他的疼痛、僵硬還是鬆開了很多以後又回去、又加重。爭戰到了晚上10點半,我們就接過來。老師開了一個小會,反問他問題反復的原因。他說:“可能是識別善惡吧。”我們在小組帶領的時候,他的脊柱、肋骨非常痛,非常難受。我直接指出:你的惡習太多,如果不改,就會繼續痛,非常遭罪啊!那天晚上禱告到淩晨1點。症狀好了又回去,特別折騰。他很辛苦。我告訴他,我們非常願意帶你禱告,哪怕再晚都沒關係。但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裡面的東西不改,還會像今天這樣,特別折騰,特別辛苦。感謝神,這次他聽進去了。當他願意去改的時候,我們發現,還沒怎麼禱告爭戰,他的後背一下子就輕鬆了。後背疼痛、肋骨劇痛的感覺,也瞬間輕鬆了。當時聽到他的聲音,欣喜若狂,簡直不敢相信。

神真的信實,當我們願意悔改,就醫治我們。所以我們真的不能剛硬啊!雖然第二天症狀又回去了一些,但後背沒有那麼僵硬了,脊柱後背沒有那麼刺痛難受了。

在最近這段時間的服侍中,他非常誠懇認真的告訴我們,他意識到了自己識別善惡、自以為是、假冒為善、虛假的問題。他願意好好對付這些問題,願意主動的跟牧者建立一個合一的關係。

經過快兩個月的服侍,我總結出來,人的問題都是自己啊。特別是重症的人,裡面的惡習一定很多。如果惡習不改,裡面的垃圾不清理,怎麼能好呢?如果說問題反反復複,特別折騰,我們真的需要好好省察自己。如果不知道自己的問題,我們就需要跟牧者好好的配搭,尋求牧者的幫助,幫我們指出身上的問題。只要你真的願意來對付。我想你的問題一定會很快得到解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