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教會系列5: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

【粵語錄音更新中】

講道經文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原文是摔跤;下同),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所以,要拿起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 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 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 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盾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 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 神的道; (以弗所書 6:12-17 和合本)

引言:爭戰得勝才能得著應許

大家好,非常高興再次跟大家見面!

無論你是在網上,還是在YouTube上,還是在我們的現場,跟我一起來聽神的話的,我鼓勵你做好筆記,因為我講的題目還有點兒深。今天我就來講一個有點兒深的題目,這個題目實際上可以當做神學碩士的一個論文,叫做《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這個內容,我在網上查了一下,幾乎找不到能讓我自己滿意的內容。我就乾脆把我的研究所得分享給大家。

過去這些年,教會面對很多不得勝的現象,如果不從得勝或者不得勝的角度來解釋,就非常令人困惑。人如果不能得勝,就不能進入應許之地。我最早提出這個觀念,是從研究神所賜給亞伯拉罕的那塊應許之地來的。迦南地明明賜給了亞伯拉罕和亞伯拉罕的後裔,但是後來讓人困惑的是,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要進迦南地,需要把整個以色列人組織成軍隊。在《民數記》所數的,就是能拿刀打仗的人。後來以色列人不敢打仗,就沒有辦法進入應許之地,那一代人就都死在曠野。

人不能夠得勝,就進不了應許之地。這就演變成為我們華人命定神學一個非常核心的價值觀念,叫做得勝。過去看到教會不得勝的現象,我們會困惑:難道神不再做工了?難道神不再施行拯救了?難道耶和華的膀臂縮短了?這種困惑最為普遍。直到今天,我們常常看見這些不得勝的人,他們面對這種問題,就把很多東西攪在一起描述。

前幾天有個姐妹,她沒有跟我說她具體的病情,但她生病以後,醫生建議她化療,這想來不是什麼好的情況。通常遇到這樣的人,我要告訴他們的話他們不太喜歡聽,因為這種又長又久的病、又重又大的災,都是跟咒詛緊密相關。凡是能夠從這裡頭走出來的,都不會跟我在這件事情上爭辯。但很多跟我爭辯的人,就覺得:“我得了這個病,就是這個病本身,跟我自己一點兒關係也沒有。”這是一個極其令人困惑的現象,就是人得了病,還覺得自己是約伯。我也不知道他們哪裡來的這麼大的信心。

今天不得勝的狀況比比皆是,放眼望去,你就會發現這是這一個世代的寫照。2014年我就講過一篇道,《耶和華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這是在《以賽亞書》的59章。可就是在那個時候,雖然我們當中也有醫治釋放、神跡奇事,甚至比很多教會的醫治釋放做得都好,但是在整個教會內部,情況非常難以置信:教會裡常常有些拉扯的事情,細節我就不描述了,但是在我內心產生的感覺是非常痛苦,就是教會內部的人際關係變得極其複雜。我就把這種狀況,叫做打了敗仗。

那個時候我就非常辛苦。因為我把這些人從魔鬼的轄制裡釋放了出來,但是他們單單就跟那些跟我作對的人站在一起,其實這些人都因為我得了恩典。我就很努力地跟他們解釋。但是你講得明白不明白是一回事,人家聽不聽得進去,是另一回事。我非常痛苦的時候,就開始讀雷克約拿所寫的《末日決戰》。

為什麼我會讀這本書呢?因為那天我心裡感覺非常辛苦,好像四面受敵,我就跪下來禱告。神的靈就啟示我去讀這本書。我跟神說:“神啊,這本書我讀過很多遍了,我沒讀明白呀。但是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就再去讀。”我不但自己讀,我還帶著教會所有的領袖一起讀。我仔細閱讀,拿筆不斷的劃,我看到了原來雷克約拿描述的就是教會打敗仗的狀況。其實這個描述相當慘痛。他發現地獄的末日大軍正在前進:

(地獄的大軍)不是騎在馬上,而是騎在基督徒的背上!這些基督徒幾乎個個衣冠楚楚,外表看來很高尚、令人尊敬;而且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樣子,但他們似乎也是生活中各個層面的代表。

這類信徒之中有許多人身上不只有一個邪靈,其中顯然有一個在負責掌控。

我注意到邪靈雖能駕馭在基督徒身上,可是卻無法在他們裡面,好象它們在非基督徒裡面那樣。顯然,只要他們不再認同邪靈,就可以擺脫邪靈的控制。例如,只要被嫉妒的邪靈駕馭的基督徒,開始去質疑心中的嫉妒,那個邪靈就會迅速衰弱下來。當這種情形發生時,這衰弱的邪靈就會呼救,而軍團的首領就下令,叫所有的在該基督徒周圍的邪靈都來攻擊他,直到苦毒等仇敵重新駕馭在他身上為止。要是這方法無效的話,邪靈就會開始扭曲聖經的話,來使苦毒、控告……等等合理化。

當他看到這種狀況之後,他還發現在這些地獄大軍之後,有一大群被俘虜的基督徒:

每個人都受了傷,且被較小的“懼怕”邪靈看守著……這些囚犯惟一得到的食物,就是禿鷹(“沮喪”)吐出的穢物,凡拒絕吃的就會愈來愈軟弱,直到倒地不起。而吃下去的人就會一時變得強壯些,但卻是得著惡者的力量……他們還以為這粘液是聖靈的恩膏呢!

雷克約拿看完了地獄的大軍,這光景非常的糟糕。之後,他就在身後看到了主耶穌的大軍:

然後我轉身看到主的大軍正站在我身後,我們有成千上萬名士兵,但數目仍遠不及邪惡的軍隊。被惡者利用的基督徒似乎比投身於主軍隊的還要多,這真令我既震驚又氣餒。

而當我更仔細地端詳主的大軍時,心中更沮喪了,因為竟然只有少數人穿戴了全副軍裝,許多人都只穿戴一、兩部分裝備,有些甚至完全沒有……而穿戴全副軍裝者之中,只有極少數受過良好的訓練,知道如何使用武器。

這支軍隊後尾隨著一群人,跟邪靈大軍後的囚犯很像,但二者在本質上非常不同。他們看來很快樂,有點像酩酊大醉。他們在玩遊戲、唱歌、歡宴、漫步在帳棚間。那種氣氛讓我聯想到伍德斯托克(Woodstoock)音樂節慶。

然後邪惡的大軍就開始猛攻。你就會發現,整個就變成一邊倒的情況,教會就開始節節敗退,傷亡慘重,這是一個悲劇性的狀況。

當我讀到這些的時候,原來教會在這種狀況下,就是打敗仗的情況,我建立的教會也是這種情況。解決的辦法是什麼呢?我就定睛在雷克約拿寫的一句話裡,就是登高之路,就是末後的日子,人要登耶和華的山,進雅各神的殿。那個時候,我就做了一個決定,我放下了所有的爭論,我不再做這些事情,我開始學習登高之路。

我那個時候不曉得什麼時候是個頭,什麼時候能夠攀登到屬靈的高峰,在那個時候,我們也不是說完全不認識真理。我們每週教會有禱告會,有查經,有聚會,還有很多醫治釋放。但是我們那種基本上是雷克約拿講的在平原爭戰,基本上在識別善惡的戰場上,也就是說基督徒用識別善惡的辦法,跟魔鬼爭戰,肯定是打敗仗。後來,就決定走登高之路。

轉眼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我們嘗到得勝的滋味真的是好啊!開始攀登這條路的時候,真的很艱難,因為在那個年代,不得勝的狀況,能夠一邊面對不得勝的狀況,一邊攀登屬靈的高峰,是相當艱難的。在這座山上不斷認識神的真理。什麼叫做耶和華的山呢?就是耶和華真理的聖山,就是認識神的真理,不斷向上攀登。

在登高之路上,有很多層次,比較低的層次,比如救恩、禱告、成聖,這些比較低的層次,魔鬼的箭一射,就中了。人在比較低的層次是很辛苦的。

我們看到書本裡描述一個弟兄合一的階層,到了弟兄合一的階層,魔鬼的箭就射不到了,這裡已經比下面很多層好很多了。那個時候,我們看到在教會裡留下來的都是合一的人,其他人也不知道是神給帶走了,還是鬼給帶走了。然後,教會就變得越來越合一,進入到弟兄合一這個階層的時候,敵人的箭就射不到了。

在這個層次,繼續往上爬,到了《加拉太書》2:20,“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耶穌基督活在我們裡面”。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常常靠著聖靈的寶劍,就是大量的方言禱告。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嘗到的得勝的滋味真好,比如這種得勝的狀況會帶來教會的興盛,我們眼看教會要垮掉了,但是教會卻沒有垮掉。

我今天跟大家做幾個見證,就在前天的時候,我們當中有一個姐妹,歲數也不小了,發燒到41度,因為吃了有毒的東西,渾身都在抽搐,眼看著就快要不行了,結果硬是被我們禱告好了。什麼原因呢?因為當地的水管破裂了,用消防車帶來的水是有毒的,結果喝了這個水的都中毒了。這就印證了一件事,若喝了什麼毒物,也必不受害。在那種狀況下,我們堅持禱告,十幾個小時下去後,整個人開始蘇醒過來,淩晨起來的時候,告訴我們都好了,我們很驚訝神的大能。

昨天一個姐妹打給我,當時這位姐妹頭暈目眩,眼睛沒有力,我帶著禱告一小會就完全好了。除了這些之外,就是教會變得非常合一,教會開始不斷認識神的真理,我巴不得有更多這樣的教會和牧者,更多得勝的教會,更多得勝的牧者。

今天所講的是《以弗所書》6:13-17,這是一條得勝的路。今天你還會看到很多奇怪的現象。有個孩子和媽媽打起來了,她的牧者就來問我,我一聽就很清楚,因為這個媽媽不得勝,媽媽不得勝,就算是跟孩子做醫治釋放,但是層次是非常低的,對神的道,神的話認識是非常低的,裡面還裝著很多屬世界的邏輯體系,雖然很想帶著孩子醫治釋放,但是打起來的時候,說的那些話都不太上道。所以,我們今天看到這些現象的時候,必須開始攀登耶和華的山,穿上神所賜的全幅軍裝,做一個得勝的基督徒,我告訴你做一個得勝的基督徒,真的非常好!

經文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原文是摔跤;下同),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所以,要拿起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 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 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 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盾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 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 神的道; (《以弗所書》 6:12-17 )

禱告

神啊,你今天就在我們當中做奇妙的工作,讓我們弟兄姐妹都渴慕能穿上你全副的軍裝,神啊,今天就讓我們弟兄姐妹能清清楚楚認識到在你的國裡做精兵能有何等的豐盛何等的榮耀,主啊,今天就給我們這樣的恩典,讓我們能夠聽懂你的話語,讓我們能夠拿起聖靈的寶劍,帶上救恩的頭盔,穿上平安福音的鞋子,拿上信德的盾牌,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用真理的帶子束腰,可以讓我們站穩了與魔鬼仇敵爭戰,經過磨難依然站立得住,主啊,今天就幫助我們,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神的國、神的軍隊、神的精兵與神所賜的裝備

前面講的第一點是引子,第二點是經文,第三點是禱告,下面我來講第四點。第四點這段話我想把它放在一個框架裡面:神的國,神的軍隊,神的精兵與神所賜的裝備。當我們提起神的國,神的國的概念,大家都有。我們常常說要神的國降臨,但是到底什麼是神的國降臨我們也搞不太清楚。今天我要跟大家講的是,神的國要降臨在這地上的時候,神的國裡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就是國家機器,在神的國裡面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叫做神的軍隊。沒有軍隊的國家不成為國家,邊界都守不住。周圍的人進到你的國家裡,如入無人之地,想掠奪就掠奪,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在中國上千年的歷史當中,就是因為國家衰敗,軍隊衰敗,國就不成為國家,就進入到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今天神的國也是一樣,最重要的就是神的軍隊,神的軍隊就是神的精兵組成的。精兵就需要有裝備,有了精兵有了裝備就可以守得住神的國,或者是將神的國擴張將鬼趕出去。

今天我們就是要建立起一個這樣的框架,在《出埃及記》的時候,這麼說:以色列人,這些人被摩西從埃及帶出來的時候,神說:“耶和華的軍隊從埃及出來了。”也就是說,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的時候,神的心意是要把他們建立成為軍隊,為什麼要把他們建立成為軍隊呢?好進去得應許之地。為什麼要建立成軍隊才能去得著應許之地呢?神不是已經把那塊地賜給他們了嗎?因為你不爭戰得勝就得不著應許之地。

也就是說今天我們裡面要有一個觀念,教會是神的家,教會是神的殿,教會是敬拜神的地方。唱唱歌,講講道,有時候你上醫院了,給你煲個湯,這些事在現在一般的教會裡非常的普遍。但是,教會應該是神的軍隊,基督徒應該是神的精兵。教會把弟兄姐妹們裝備起來,使他們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這樣的事情卻不多,這就難怪我們今天看到不得勝的狀況比比皆是。

其實雷克約拿在末日決戰裡看到的那種慘像,那種悲劇,那種被魔鬼一面倒的打敗的狀況,比比皆是。還有很多的基督徒身上沒有裝備,但是不知道他們從哪裡來的信心那麼歡快那麼愉快,唱著歌跳著舞,魔鬼一進攻的時候就死傷無數。

今天我們看到的這些景象全都跟得勝和不得勝緊密相關,得勝跟建造的教會是不是神的軍隊有關,神的軍隊又跟軍隊裡的士兵是不是精兵有關,是不是精兵又跟裝備有關。今天我們在這樣的框架下來談論這件事的時候,大家就聽明白了,今天我們就講: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

這樣的狀況是在建造教會,教會是神的軍隊,這樣的觀念絕對不是一個非常被廣泛接受的觀念,因為這樣的觀念,照著神的軍隊來建造教會帶來的一系列的問題就是付代價的問題,很多教會沒有辦法堅持。如果把教會建成一個俱樂部那就很容易,但是這樣的教會要想打勝仗就很難了,如果把這些人放到操場上去訓練都很難,就更別說在經歷磨難的日子還能站立的住。

所以今天我們把這樣的一個框架概念給弟兄姐妹們說清楚之後,我們大家不要以為我們在講一個兵,我們是在講神的軍隊。我講第四點,這句話是先講神的國,神的軍隊,神的精兵,然後再講裝備。

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成就了一切並且還能站立得住

第五點,這段經文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成就了一切並且還能站立得住

為什麼叫磨難的日子呢?因為這是一場爭戰。磨難的日子就是,我們在參與一場屬靈爭戰的時候,打仗不是什麼很爽的事情,那是很艱難的日子。比如說朝鮮戰爭,中國人民志願軍,面對的是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一方面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是裝備非常的精良,中國人民志願軍的裝備不怎麼樣。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朝鮮戰場上打了好幾場勝仗,其實打仗非常的艱難,那個地方是在冬天零下二三十度的地方,相當的艱難,那是磨難的日子。

經過磨難的日子,你是被人俘虜了還是被人打死了?還是能夠站立得住?大家一定要知道,基督徒是否能夠兌現神的應許,和得勝緊密相關。你說:“在磨難的日子我被打死了怎麼辦?”大家不要以為子彈不長眼睛,子彈會長眼睛。什麼人能在戰場上存留下來?就是骨子裡有一種得勝心志的人,有完好裝備的人。

今天我們和掌管幽暗權勢的天空屬靈惡魔爭戰,我們需要的這幾樣裝備是至關重要的。我和大家解釋一下裝備,關鍵就是站立得住,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和裝備。我們今天打屬靈的仗,沒有裝備能行嗎?今天大家要瞭解裝備很重要,要練習去使用。

比方說,你想在牆上穿個洞,如果你沒有裝備,用手指去摳,到明年也沒有辦法做得到。如果你手裡有一個裝備——衝擊鑽,幾秒鐘就能搞定,非常簡單。我們要知道打屬靈的仗能否得勝,關鍵在於我們是否有嚴謹的心志,千萬不要做馬馬虎虎的基督徒。

我們今天講如何拿起神所賜的裝備,你是否想在磨難的日子依然站立得住?跌倒的人是沒什麼用的,關鍵就是神所賜的裝備,就是為了屬靈爭戰。

聖靈的寶劍

要手裡拿起聖靈的寶劍,這是保羅的教導。雖然在《以弗所書》裡,聖靈的寶劍放在最後來講,但是我喜歡把它放在前面,為什麼?因為聖靈的寶劍是攻擊性的武器。大家仔細瞭解的時候會發現,我在服侍的過程當中,喜歡用聖靈的寶劍。

昨天晚上我服侍一個小弟兄,他牙疼得要命,牙齦也腫了。剛好我有一個服侍,我先安排一個人去服侍他,等我服侍完了,我再去關注這位小弟兄。這位小弟兄很可愛,非常聰明。我使用的是神的道,他和他爸爸的關係不好,他爸爸對他說不想要他了。其實他爸爸怎麼可能不要他呢?我就使用神的道,就是使用聖靈的寶劍,教導他真理。因為聖靈的寶劍可以刺透人的心思意念,可以把人從愚昧當中拉出來。

神的道非常厲害,神的道就是聖靈的寶劍,道就是神。我們的耶穌基督就是道成肉身,在耶穌基督裡沒有難成的事。當我服侍完之後,牙疼痛還留下一點點,我鼓勵這小弟兄回去和他爸爸講,“爸爸,其實我知道你很愛我。”這話聽起來就很有道。這弟兄聽明白了,他知道他爸爸愛他,他爸爸絕對不會在大街上找個小孩來管教。

我從小被我爸爸管教,我都很感謝我的爸爸。我爸爸用皮帶抽我,把我抽到大學裡去了。今天要知道神的道,人能聽明白的,首先他要聽得進去,同時也是有果效的。兩個禮拜以後我們會講《傳道書》的答疑解惑,傳道人傳的就是道,道就是神,就是神所說的話,就是靈和生命。

我們今天要拿起聖靈的寶劍,聖靈的寶劍是非常厲害的,大家要常常拿起聖靈的寶劍。如何拿起呢?要知道聖靈所賜的東西都是帶有攻擊性的,可以破除魔鬼的詭計。聖靈所賜的先知性的預言,在我們服侍人的時候,聖靈常常和我們講話。我鼓勵大家留意你裡面的想法,有時候不是你自己的想法,是聖靈引導你剛好想到這些,只是我們不太敏銳,不知道。

比如我帶領一個眼睛快要瞎了的人禱告,我就和他說了先知性的預言,“凡是眼睛有病的,被我禱告了都會好。”結果這個人的信心一下子被挑旺起來了。

那麼聖靈的寶劍是這麼狹隘的定義嗎?不是的,我來舉幾個例子,好讓你知道聖靈的寶劍如何去應用。先知的話語,聖靈的恩賜,都屬於聖靈的寶劍。所以用聖靈的寶劍去爭戰,非常有果效,對付魔鬼仇敵,是具有攻擊性的。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這兩件事包括了靈性和悟性。

我們怎麼能得著更多的聖靈呢?其實聖靈充滿我們的時候,有一個恩賜降下來。如果你對《聖經》熟悉的話,你會知道,第一次聖靈降臨是在五旬節,一大堆人都在方言禱告,大家還以為他們喝醉了。

聖靈運行在我們當中的時候,如何拿起聖靈的寶劍呢?大量的方言禱告。早些年間,雖然我們沒有穿上全副的軍裝,還沒有在爭戰得勝的狀態下的時候,我悟出了一個道理,就是效法保羅。保羅說我聖靈裡的方言禱告比你們眾人都多,所以我跪下來就大量的方言禱告。因為當時的教會沒有那麼的人,沒有那麼多的錢,也沒有那麼多的服侍,只有大量的時間。後來帶著弟兄姐妹大量的方言禱告,結果神跡奇事如雨後春筍,這就叫做靈性。

聖靈充滿、方言禱告和拿起聖靈的寶劍密切相關,所以我鼓勵大家大量的方言禱告。你可能會說:“我大量方言禱告了,可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呀!”但是你說這句話,就跟我今天吃了一頓飯,怎麼沒有長高呢?這話差不太多。今天開始大量的方言禱告,是靈性,但是對我們的悟性沒有果效。也就說,神的道還是能讀懂的字,我們一邊讀神的話,一邊大量的方言禱告,你這個人一定會拿起聖靈的寶劍。到底什麼才是神的道呢?《聖經》裡的話,描述了神怎麼看事情,就是神的道。神看事情看到了事物的本質。但是我們人常常不接受,覺得神說的不好,照著神的話去活根本活不好,根本不相信神的話。

但是神怎麼看,我們就怎麼看,這是我所傳遞的一個基本的觀念。神怎麼看這件事,我就怎麼看這件事;神覺得這件事好,我就覺得這件事好。神喜歡亞伯拉罕,我就做亞伯拉罕這樣的人;神喜歡以撒,我就做以撒這樣的人;神喜歡雅各,我就雅各這樣的人;神喜歡約瑟,我就做約瑟這樣的人,這事就簡單了。神喜歡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約瑟,但是有一些牧師卻批評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約瑟。《聖經》當中有一句話,我不知道能否套在這些人的頭上:咒詛亞伯拉罕的神要咒詛他,祝福亞伯拉罕的神要祝福他。如果我要效法亞伯拉罕,是不是我在祝福亞伯拉罕呢?

我蒙祝福,能不好嗎?總比受咒詛好呀!整天挑亞伯拉罕的毛病,那是神的道嗎?那不是神的道,所以我們要在悟性上知道神怎麼看。神所喜悅的人,我們就好好的效法,不要挑毛病。神所喜悅的人,在《聖經》裡清清楚楚的描述。所以神怎麼看,就是神的道,就是事物的本質。《傳道書》裡講,人活著就是虛空的虛空,人和獸沒有太大的差別。人怎麼死的,獸也是怎麼死的,但是有一件事,如果一個人為了活著而活著,就像獸一樣。但是一個人掌握了神的道,開始選擇按照神的話去活,就會活出神榮耀的形象,就不像獸了,就像神了。所以,要麼選擇像神,要麼選擇像獸。

那麼聖靈的寶劍在雷克約拿的書裡怎麼描述的呢?他說聖靈的寶劍很重要:“我在爬山的時候,很多地方又濕又滑,根本抓不住。就得把寶劍插在山上,緊緊的抓住寶劍,才能靠著寶劍爬上去。”有很多時候,我們攀登的時候上不去,是因為對真理的東西不理解。所以是聖靈引導我們認識各樣的真理,這就是關鍵的關鍵。

用真理的帶子束腰

我們攀岩的時候,一定要系上帶子,帶子上還有鎖扣,可以掛在攀岩的繩子上。也就說真理的帶子,和站立得穩緊密相關。我從哪得到的概念呢?我是從雷克約拿的《末日決戰》當中得到的概念。我們在攀登真理高峰的時候,每攀登一層,都很不容易,都需要把腰帶綁在聖靈的寶劍上,以避免我們跌倒。很多建築工人作業的時候,腰上和腿上一定是綁著安全帶。有了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就不可能跌倒,比攀岩裡的安全扣還穩固。如果我們沒有真理的帶子,我們跟神的寶劍是連不上的。

所以我們裡面得有神的真理,必須要有《聖經》真理的基本概念。當我們在比較低的層次的時候,比如信心、救恩、成聖,這都是很低的層次。雖然已經開始攀登耶和華的山,進雅各神的殿,但是距離還是有點遠。在低的層次下,後面有魔鬼射的劍,前面還要往前攀登,又濕又滑,還要跌倒,在這些層次其實很不容易。也就說沒有聖靈的寶劍,我們即使有了真理的帶子,我們往哪裡靠呢?如果我們有了聖靈的寶劍,有了神的道,裡面也掌握了一些真理的概念,我們就可以靠著聖靈的寶劍,繼續往前攀登。

所有的事,一定是起於很低的層次,然後往高的層次攀登。有些人是這樣理解方言禱告的:“哎呀,方言禱告是一個比較小的恩賜,所以我們不方言禱告。”大家不要覺得是小的恩賜就不需要了,雖然方言禱告是小恩賜,但它非常重要。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打不了勝仗,因為他們在真理上匱乏,就連方言禱告這件事情都吃不透,對《聖經》所記載的話都不明白。

這卻怎麼樣呢.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哥林多前書》14:15)

很多人覺得不能方言禱告,其實這是很不符合《聖經》的。華人命定神學裡面所講述真理的帶子,比如說教會的牧養、弟兄的合一、救恩、福音、牧養,這些真理包括跟教會相關的真理,在《聖經》都有描述。這段時間我們所講的都是建立教會,建立教會是照著神的軍隊來建造。其實基督徒對這些真理都是極其匱乏,而且概念混亂,因為魔鬼所釋放的謊言太多,再加上人裡面的自以為是,就更沒有聖靈的寶劍。

所以今天我們要手裡拿起聖靈的寶劍,再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這樣才能站立得穩。這都是神的真理,都有各種各樣的概念,我們要開始梳理清楚,並且建立信仰體系。前幾天有人問我:“老師,怎麼建立信仰體系?”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們一直以來都是建立信仰的體系,沒有信仰的體系就會變得很混亂。今天所說的這個觀念就是,得勝才能得著應許,我們打了勝仗後,才能得著應許之地。所以我們今天要用真理的帶子束腰,把不明白的地方都整明白,千萬不要不懂裝懂,假冒為善不是一個智慧的選項。

今天我們102事工所提到的問題,為什麼要追求像耶穌?如何追求像耶穌?這些問題我們都需要梳理清楚,這中間還包括其他的真理,包括上個禮拜我們講到很多的觀念,裡面也提到了。在《以弗所書》第5章,保羅講述了夫妻的關係,後面提到了

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以弗所書》5:32)

我們讀《聖經》時經常喜歡忽略最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我們要好好讀《聖經》,建立起信仰的體系,根基牢固後就不容易跌倒。真理就是對神的認識,我們要手裡拿起聖靈的寶劍,以真理的帶子束腰。那保羅為什麼要講用真理的帶子束腰?因為只有真理的帶子,連上聖靈的寶劍才能站立得穩,把帶子綁在脖子,或者套在頭上都是不管用的,只有腰才能扶得住我們,這是很重要的支撐點。

戴上救恩的頭盔

救恩的頭盔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很多人對“救恩”這兩個字已經產生混亂,他們常常說:“哎呀,救恩就是死了後能上天堂。” 我在《聖經》裡頭不斷查找,都沒有找到救恩就是上天堂。其實救恩的頭盔是,神要解決我們頭腦裡的問題,我們一旦戴上救恩的頭盔,就是帶上耶穌基督所成就的救恩,我們頭腦就不容易被撒旦欺騙,導致混亂。當我們腰上有真理的帶子,手裡拿著聖靈的寶劍,頭上戴著救恩的頭盔,這救恩的頭盔就是解決我們悟性所做出的選擇。

今天我們一旦戴上救恩的頭盔,魔鬼就不能剝奪我們選擇的權利,但我們也必須為自己所做的選擇負責任。戴上救恩的頭盔後,我們頭腦裡要清清楚楚地知道神的救恩,這救恩就是悟性上選擇的權利。這就代表人的聰明和智慧,神是可以恢復的,救恩就是我們裡面的聰明、智慧、悟性和想法開始不斷恢復。其實我們裡面可以恢復像耶穌一樣有智慧,像耶穌一樣有榮耀的命定,像耶穌一樣可以選擇依靠聖靈對付那些魔鬼的謊言。戴上救恩的頭盔就是耶穌救贖了我們,在耶穌成就救恩之前,魔鬼就掌控了我們頭腦,所以我們的頭腦常常犯糊塗。

過去的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努力地趕鬼,除去人裡面的混亂,不斷學習變聰明。這絕對比腦白金好使,就算是腦白金還是腦黃金都沒用。有的時候我就會調侃:“你怎麼能做出這麼沒腦子的事情呢?你腦子裡裝什麼了?裝了一腦子豆腐腦嗎?”這就代表人腦子裡混亂的狀態。但是今天我們擁有了救恩,救恩就是神要恢復我們身上原本的榮耀形象。

你如果恢復了神造我們本來應有的樣子,恢復了我們的頭腦,人腦子是很重要的,沒腦子的人像個啥呀?如果描述一個人,腦袋像一個核桃仁,心胸像個花生米,你說這不就是廢物一個了嗎?如果是原來腦袋像一個核桃仁,心胸像個花生米,但是今天神要重新給你改變過來,要賜給你一個新的心,你的心以前是向左,現在開始向右了,你的心以前是一個愚昧的心,現在是一個智慧的心。以前活在虛空當中,今天要活在命定的裡面。

救恩就是神定意要恢復你的頭腦,讓你的頭腦變得好使。以前亞當幹活,在吃識別善惡樹的果之前幹活非常的享受,意思就是吃了識別善惡樹的果子,人就變傻掉了,要汗流滿面才能夠糊口。但是吃識別善惡樹的果之前,其實亞當幹活是非常的享受的。所以你要是想的話,你說神一定能夠恢復我那種榮耀的形象,然後開始享受。所以這是救恩的頭盔。你要會戴上。戴上了就是恢復你腦袋裡面會選擇的權力。第二點要開始清清楚楚救恩的觀念。第三點你腦子裡的想法和悟性都開始像神。然後擁有從神來的聰明和智慧,人一定變得很厲害的。今天每一個弟兄姐妹都不再說自己很笨、很爛。開始告訴自己神一定可以恢復我那種榮耀的形象,像神一樣,這就是救恩的頭盔。

平安福音的鞋子

我們腳上要穿平安福音的鞋子。我們講到這兒你會看到,上盤——頭、中盤——腰、下盤——腿和腳,也就是說整個人要從頭到腳全部裝備起來。傳福音千萬別傳錯了,平安的福音的鞋子要穿上,別傳上一個不平安的福音。福音很多人都傳錯了,傳成了禍音。福音和禍音聽起來差不多,其實意思差得老遠了,一個是好消息一個是壞消息。就如:一個人得了癌症,他跟別人說:“我癌症辛苦吧,我這麼辛苦我還信主,你說我的信心是不是真的?”都打了敗戰了,活在咒詛當中還講啥?人會以為福音好象是一個不太好的消息,不會信的。還有人聽了會說:“哎呀!我別信著信著都像你似的。”這傳的都是啥呀?還有人傳福音說:“如果神不醫治你,你還信不信福音?”今天咱們傳的是平安的福音,不是壞的福音。

大家要知道進到這福音的裡面不是受咒詛的、不是降災禍的,是一個蒙福的好消息。如果我今天告訴你,信福音你的財務會健康,你的身體會健康,他就會說:“哎呀,他傳的是成功神學。”那你傳個失敗神學要不要?我覺得失敗神學不好。我覺得財務健康很好,然後我可以祝福很多人,我身體也健康很多,我也還是可以祝福很多人。一個小感冒也搞不定,你覺得那還是福音嗎?

比如前兩天我們當中的一位姐妹,六十多歲了,食物中毒,很多人都已經在搶救了,我們禱告給禱告好了。她體溫升到四十一度,體溫計打到頭了。當時我也是捏把汗哪,但是我的神,就是我所相信我的神和我所相信的福音是信醫治的福音。我們要知道耶穌所傳的福音是:瞎子看見、瘸子走路,大麻風的得潔淨,死人從死裡復活。當施洗約翰派人來說:你問問耶穌,你是那一位我們要等的彌賽亞嗎?耶穌沒有說我是不是彌賽亞,耶穌說你去把你們所看見的告訴施洗約翰:瞎子看見、瘸子走路,大麻風的得潔淨,死人從死裡復活。

今天咱們要重創魔鬼的國度,傳的就是要敗壞魔鬼的福音。今天我們要傳的就是一個好消息。在我們當中若喝了什麼毒物也不受害。在我們當中不管是什麼的樣疾病,禱告了一定會好。今天我為一個老人家禱告,他七十多歲眼睛有點不太好,然後頭有點發暈,我為她禱告完了,我裡面有一個感動,說:“姐妹我有一個感動,將來你遇見眼睛有問題的、頭暈的、目眩的,你禱告會很好,因你已經勝過了這個鬼了,這個鬼在你手底下,成了你的手下敗將。”這叫好消息。

比如有些人傳的福音:“哎呀,你和我背著這十字架吧!”然後人家聽了這福音:“這是啥呀?我上學書包夠沉了,我上班公事包、電腦包也夠沉了,我再閑著沒事再多個十字架?我背得我累不累呀?”其實我們傳錯了福音是受咒詛的。今天弟兄姐妹,到底福音是啥?我告訴大家就是讓被擄的得釋放,被壓制的得自由。因為教會是神的軍隊、教會是神得勝的軍隊,可以讓被擄的得釋放,被壓制的得自由。我們今天爭戰,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空中執政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空中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在我們當中帶來這些敗壞的,都是我們爭戰的物件,我們要踐踏魔鬼仇敵。

有一個90後的小夥子,一個人做兩份工作很辛苦,他的老闆在我們當中。小夥子為什麼幹兩份工作?鬼在他家做了許多靈異事件。他爸莫名其妙的死了,這本身就是一個屬靈的事。他奶奶就癱瘓了,他媽媽又被人騙了很多錢,然後又欠了很多債,然後就得自己這邊打一份工,晚上還得去駕的士很辛苦。他這麼忙下去能解決問題嗎?不能。只有福音才能解決他的問題。因為我們的神要使被擄的得釋放,被壓制的得自由。因為魔鬼從今以後要被他踐踏在腳下,神要把他從魔鬼的手下釋放出來,那是解決他的問題的根本。

今天我們信的福音是解決人問題的福音,是個好消息。所以千萬不要傳錯福音,傳錯福音是受咒詛的。所以要小心,我們要開始知道不得勝的要怎麼辦。

不得勝的基督徒如何反敗為勝

我跳過下麵那兩個軍裝:公義的護心鏡和信德的盾牌。晚上我會跟大家補充。我講總結之前的最後一點。

不得勝的,如何得勝呢?你說:“我就是被魔鬼壓制了,我就是不得勝的基督徒,我就是在那不得勝的教會裡面,我很倒楣,很辛苦啊。我可以加入你們華人命定神學嗎?”當然可以。但這不是最好的選擇。最好的選擇就是你開始揭竿而起,對付魔鬼仇敵。如果我能夠在被魔鬼壓制的情況下醒悟過來,開始登耶和華的山、進雅各神的殿,今天你也可以。你也可以建立神榮耀的教會,你也可以建立耶穌基督得勝的軍隊。

中國有句古話,“天下苦秦久矣”,就是秦始皇壓迫老百姓,讓他們做苦工,老百姓心裡的怨言、痛苦已經很久了。今天就開始揭竿而起,不是對付秦始皇,而是對付空中掌管這幽暗世界的惡魔,開始揭竿而起,造魔鬼的反,不允許它繼續在我們身上作威作福。開始攀登這真理的聖山,不再在這識別善惡的戰場上爭戰,開始在聖山上爭戰。等你攀登到非常高的地方的時候,你一射箭,你就是發射了導彈、洲際導彈啊!你手裡就有最先進的武器,一射箭,就會射到魔鬼的司令部,這會是核彈級的彈頭啊。

不得勝,沒問題;將來得勝,才是關鍵啊。我巴不得神在這個世代興起一千一萬個華人命定神學這樣得勝的教會,興起得勝的百姓,興起得勝的牧者。但是,我要告訴你:神做在我們身上的,也一定能做在你們身上。今天就開始攀登這屬靈的高峰,直到進入神的聖殿。神已經成就了我們身上的救恩,神已經預定我們得勝,只要我們願意起來爭戰,神已經預定了我們得勝。這是何等的好消息!

總結

今天就做一個選擇,選擇做耶穌基督裡的精兵。在得勝的教會裡做精兵,是何等的恩典,何等的榮耀。我們要擄掠仇敵,釋放神的百姓,在這個世代,神要大大興起我們,讓我們成為發光的百姓。這個世代,神要透過我們彰顯他的榮耀;這個世代,人要透過我們看到神的榮耀!神的光要照在我們身上。這是何等的好消息,這應許就是給你和我的。阿們!

願神祝福大家!

答疑補充

今天的講道題目稍微有點大,要想講清楚就很困難。問題在哪裡呢?其實就是想讓大家能夠知道的更多。以後我再慢慢調整,希望能夠把事情講清楚。

我想跟大家提出一個問題:在基督徒的生活裡,打了敗仗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況?大家可以揣摩一下。其實基督徒打了敗仗以後,我們會很明顯地看到一種光景,就是基督徒沒有辦法支取神的應許,只能在曠野當中飄蕩。問題的關鍵就是不得勝啊!

我為什麼提到這麼一個很敏感的問題呢?因為一個基督徒不得勝,會遭遇很多辛苦的事情,也看不見神的應許,讀完《聖經》也會發現跟自己的狀況完全對應不上。唯一可以對應得上的地方,就是在曠野裡的基督徒。我想,今天不管是否在曠野裡頭,我們需要探討的問題,一個是基督徒為什麼不得勝?另外是一個不得勝的基督徒,應該怎麼樣才能夠得勝?

後來我發現基督徒是一個非常奇怪的稱號,為什麼這麼說呢?第一,基督徒很招鬼。那基督徒招完了鬼以後,活得很辛苦,然後再把辛苦合理化。雖然這麼辛苦,但我還是相信,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狀況。所以我想大家來仔細來思考這兩個問題。基督徒為什麼不得勝和不得勝的基督徒如何才能夠得勝,這是兩個很重要的觀念。

信和不信是得勝與否的關鍵

之所以不得勝,關鍵的問題就是不爭戰。不爭戰怎麼可能得勝呢?我把基督徒分成三種,第一種是在埃及做奴隸的基督徒,既然是在埃及做奴隸,那我就甘心做奴隸;第二種是從奴隸的光景裡頭往應許之地走,從奴隸到自由到進入應許之地,這中間是曠野,進到曠野裡的,就是曠野裡的基督徒;第三種基督徒,是在應許之地,也就是迦南地做基督徒。

第一種做奴隸的基督徒,他認為在這世界上活著就是活著,然後被壓制。這種人有歡樂嗎?有,沒事喝個小酒啊,出去旅個遊啊,在這種人的裡面,其實他是在這個世界上做奴隸;第二種就是曠野裡的基督徒,有嗎哪吃,有神的恩典,但進不到應許之地;第三種才是我們所說的要進迦南地,進應許之地的基督徒。

這是一條爭戰的路,從埃及到曠野是一條爭戰的路,從曠野到迦南地,也是一條爭戰的路。我們華人命定神學把這個事情分析得還是蠻清楚的,清楚在哪呢?就是不爭戰得勝,就得不著應許。那爭戰靠的是什麼?靠的是對神的信心。

我舉幾個例子,大家可以聽一聽。看這些人屬於哪一類的基督徒?我們先來看最普遍的一種狀況,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福音派。現在的這個基督教的派別很多,什麼叫做福音派?不管是長老會、浸信會,還是衛理公會,我發現很多的牧師喜歡把自己稱作是福音派。

福音派是什麼樣的狀況呢?你說沒有神的應許吧,也看到了神的應許;你說沒有醫治吧,偶爾還有醫治;你說沒有醫治吧,還有很多病不能醫治;你說教會不行了吧,但教會還有很多人;你說教會好吧,裡面烏煙瘴氣的。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呢?就我所認識的教會,基本上就在那種狀況裡掙扎。這樣的教會人數一會兒多,一會兒少,弟兄姐妹的問題也是層出不窮。按理說,我們我們信了主,應該會蒙福,能看到神的恩典,但卻好像又沒有。哎呀,真是辛苦啊!

我把教會裡的這種狀況叫做什麼呢?叫做曠野裡的教會。在曠野裡頭有嗎哪吃嗎?有。過的興盛嗎?不興盛,但人家看著也活得挺好。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種狀況。那還有一種狀況,叫做極端靈恩派。不管是極端靈恩派還是靈恩派,他們也有醫治釋放和方言禱告。說他們厲害吧,卻經常打敗仗,在教會裡面紛爭不斷,談不上合一,但他們自己都覺得自己信的挺好。這些問題出現了以後,我們都把它叫做爭戰不得勝。

爭戰不得勝就沒有辦法兌現神的應許。看不見神的應許,我們就覺得這是神的膀臂縮短了。如果你問我,什麼叫做福音派?什麼叫做靈恩派?我有我自己的定義。我就碰一碰這敏感地帶,我也不怕人家丟石頭,我也不怕人家噴了。福音派是什麼時候出來的呢?大約是一兩百年前出來的。那什麼叫做福音派呢?當時的狀況,不管是在教會裡頭,神學院裡頭,還是在各種各樣的地方,只要是有基督徒的地方,就出現了一大批的基督徒,他們說上帝死了,根本就沒有什麼救世主啊,根本就沒有什麼神。

那這些人就說《聖經》不是神的話,因為這話不好使。事實上也真的不好使。為什麼呢?因為教會不得勝,所以支取不了神的應許。比如說弟兄姐妹生病,一禱告就好了。前幾天有一個大見證,有一個人喝了很重的毒,結果禱告好了。

信的人必有神跡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麼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馬可福音》16:17-18)

這件事如果在那種不得勝的狀況下,他會怎麼樣呢?教會不得勝就得去看醫生,因為神已經不好使了。在馬克思、恩格斯那個年代,也就是大概在一百五六十年前,很多人都有基督教的背景,他們也讀《聖經》,他們也信主,但他們說上帝不好使,我覺得人家說的是真話呀!那為什麼我們叫華人命定神學,或者叫命定神學?因為我研究《聖經》的結果是,不爭戰得勝就得不到應許,就進不了應許之地。

結果有一群鐵杆的基督徒,就說《聖經》是神的話,是神所默示的,是準確無誤的,也是千真萬確的。可是我們也不能夠睜眼說瞎話,他的確是不好使啊!有的人就說:耶穌有幾個,我又不是耶穌;保羅有幾個,我又不是保羅。《聖經》是神的話,說起來容易,但信起來還真是挺難的。結果就變成了自由派神學家和福音派神學家。

福音派就是相信《聖經》是神的話,但是我們行不出來,這話很有諷刺性。所以,我不標榜我自己是福音派基督徒,因為行不出來,兌現不了。直到今天,很多福音派牧師或者弟兄姐妹,生病了都去看醫生,那神才是最大的醫生啊!病跟靈界緊密相關,那幹不了靈界的這些東西,所以就只能靠醫生了,很辛苦的。

福音派神學的產生是跟自由派神學的產生形成了一個對立,福音派神學相信《聖經》是神的話,但行不出來;自由派神學說上帝死了,《聖經》不是神的話,根本就沒有救世主,也就是無神論。福音派神學能夠堅守這種信心,我們也很佩服他們,很多東西都不好使,但他們仍然選擇相信。

就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麻風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馬太福音》11:5)

這樣的情況在教會裡有嗎?偶爾有一些,但大部分都不好使。到了耶穌這裡都得了醫治,但到了這些福音派神學那裡,很多卻不得醫治。所以他們就很喜歡說:神啊,賜給我一個好醫生吧!你要透過醫生的手來醫治我。其實神才是最大的醫生,所以這事就很有意思。這福音派,你說是個褒義詞還是貶義詞呢?這在不同的年代,還真有不同的解讀。直到今天,還有人說:如果神不醫治你,你還信嗎?這是不是錯了?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羅馬書》1:16)

但是在我們生活當中所看到的神的大能,卻是鳳毛麟角。福音派是在自由派神學完全否定《聖經》後產生的,如果你問我,什麼叫福音派基督徒?大概就是在曠野裡晃蕩的基督徒。這些人之所以在曠野裡面晃蕩,主要原因是不得勝,這不得勝的原因就是我們今天所要講的。後來,有一些福音派裡的牧師為了他們能夠行得出來,就照著《聖經》開始方言禱告。

這卻怎麼樣呢?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哥林多前書》14:15)

但另外一些福音派裡的牧師卻說這叫靈恩派,竭力反對方言禱告。有的教會中間有一條走廊,一邊是贊成講方言的,另一邊是不贊成講方言的,這就產生了很多的混亂,有些人要照著《聖經》的話去行,有的人卻持反對的態度,他們認為《聖經》不是這麼解的。所以就產生了浸信會、長老會、衛理公會、馬丁路德的信義會……很有意思。

今天又來了一個華人命定神學,來給大家添點熱鬧。這是靈恩派嗎?不是。那什麼叫做靈恩派呢?就是要把神的話去落實出來。當我們把神的話去落實出來的時候,那就是一場惡戰了。我在這場惡戰當中是死裡逃生沖出來的,那是要命啊。那我講的這個靈恩派最後怎麼樣了呢?雖然有方言禱告,也有醫治釋放,但常常不好使啊!也就是爭戰不得勝。

有一個靈恩派的牧師跟我住在一起,哎呦!那個辛苦啊!因為他身上有二十多年的腰椎頸椎問題沒有解決。我看他那麼辛苦,就想帶著他禱告,後來禱告完好了。這時候他就跟我說:其實我們以前也趕鬼,但現在我們都不喜歡趕鬼了。還有在新加坡早些年間,推動靈恩運動的方言禱告,也醫病趕鬼,好幾十年以後,我再見到他的時候,他說:趕鬼沒什麼用的,因為趕完了鬼還會再來。這叫什麼話啊!

有一個美國牧師john .Maxwell,他寫了很多 leadership的書,也就是領導力。但《聖經》說讓我們傳福音,醫病趕鬼,那是不是就不能寫書了呢?所以最後就會讓人信主信的很糾結,這糾結的原因就在於是否得勝。在埃及做奴隸的基督徒,在曠野裡做奴隸的基督徒,還是在得勝的應許之地做基督徒,那是完全不同的光景。

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

我所講的就是這麼一件事。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是得勝的關鍵。你不穿軍裝,你上去幹啥呀?那肉能扛得住刀嗎?所以,我們要操練十八般兵器,並且把這兵器都操練好了,我們還要有這種得勝的意志。雖然我們操練兵器的時候很辛苦,但是總比死在戰場上被人打敗強,所以說,這是得勝的關鍵。

我今天把這基督徒給分成這幾類,大家瞭解一下這種現象。雖然不得勝,也不興盛,也沒有應許之地那種流奶和蜜的狀況,但他們還有神的嗎哪供應。這些人好像過嘉年華一樣,每天吃喝玩樂,但等災禍一來的時候就被幹掉了。當我們告訴他身上有鬼,需要被趕出去的時候,人家還不相信,你才有鬼呢!這些人就覺得有災禍和癌症,這都很正常,但是你就是不能說有鬼。這樣的情況很奇怪。

這書上所寫律法的一切話,是叫你敬畏耶和華你 神可榮可畏的名。你若不謹守遵行,耶和華就必將奇災,就是至大至長的災,至重至久的病,加在你和你後裔的身上。(《申命記》28:58)

《申命記》28章從15節一直讀到最後,全是咒詛,有的人覺得自己可虔誠了,那你就慢慢整吧,等你遭夠了罪再說,這不是很要命嗎?信主能是這樣的嗎?今天,你在我們當中聽我講這些,你能聽得進去,如果我在他們的地方講,那飛來的還不是石頭嗎?就算用唾沫也把我淹死了。

我們把基督徒分三類,也把教會分三類,埃及的,曠野的,和進應許之地的,那你在哪一個地方呢?所以,如何做一個得勝的基督徒,這事很重要。那如果能夠整明白如何做一個得勝的基督徒,那多好啊!比如我去別人家裡服侍的時候,如果對方是一個癌症患者,我首先會跟他講靈界的真實,癌症的背後是鬼,如果是鬼的話,我們就靠著耶穌基督的能力把牠趕走,這就是101課程。

今天神為我們準備了極豐富的恩典,憑著信心才可以支取。我講的這些話,很多基督徒都不講的。如果我們進到神的應許之地,我們會不會整天就吃那點嗎哪呢?不會的,有一個叫做曠野的嗎哪的機構,聽完我都替他難過。誰喜歡做專吃曠野的嗎哪的基督徒?那是不得勝啊!嗎哪是神給你的,也挺好的,但讓你天天吃,你不會膩嗎?我小時候吃窩頭都吃傷了,現在誰說讓我吃窩頭,我都不要,我只要聽到窩頭這兩個字,腦袋就嗡的一聲。如果讓你天天吃嗎哪,不也會吃傷嗎?還有個荒漠甘泉的機構,也都是這些東西。

今天我們能不能開始知道,我們神的膀臂從來沒有縮短過。我們的神仍然是應許我們的神。有的人造的飛機不會飛,卻認為飛機就是這樣的,有的人傳福音,傳的也是沒用的福音,聽起來都覺得讓人不想要,你跟我信主吧,信主可好了,可以背十字架。我的書包都夠沉的了,我怎麼再背十字架呢?太辛苦了!我很意外,福音竟然能夠傳成這樣。要是告訴別人在我們當中能蒙福,人家又會說你是成功神學,這是什麼腦袋啊?成功不是挺好的嗎?不行,人家就要這麼幹。

所以今天我們要在理論上徹底地解決這個問題,不得勝就不能夠得著應許。如果這個概念建立起來了,那就好辦了。有人說過這麼一句話:爭戰會死人的,因為子彈不長眼睛啊!子彈真的不長眼睛嗎?約書亞和迦勒進到迦南地以後,被子彈打死了嗎?沒有啊。就算是這樣會死人,但是我也死不了,很難死掉的。

那問題在哪呢?就是不相信神啊。就算是那裡頭有巨人,我也要把他幹掉。得勝的關鍵在於信心,信心也是支取應許的關鍵。當我們相信,就會相信神的話。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到曠野裡,本來神的計畫不是40年,是一年半,沒有直接帶他們到應許之地,就是因為打不了仗,所以在曠野裡訓練了他們一年半之久。原以為訓練了一年半應該可以了,但到了應許之地後發現還是不行。那不是去送死嗎?你說這是什麼腦子,說白了就是不信。

其實那一年半的訓練是好的,但是這四十年在曠野裡幹啥呢?在曠野裡等著死掉。今天在曠野裡吃嗎哪吃到死掉的基督徒比比皆是啊!那你要不要這麼做呢?

神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藉著他也都是實在的,叫神因我們得榮耀。(《哥林多後書》1:20)

這話我信,那福音派信嗎?他們嘴巴上說《聖經》是神的話,但讓他們落實的時候,他們又不信了。所以說信和不信的問題是所有問題的關鍵。人信什麼和不信什麼,那學問就多了。就拿福音派來說,他們信的是什麼呢?他們信的是神會通過醫生的手醫治他們。但這句話在《聖經》裡面卻找不到,是他們自己發明的。他們認為生病的時候去看醫生,是天經地義的。所以,後來我就說,你要想看醫生你就看,不想看就好好禱告。那是《聖經》的話嗎?不是。那這就很奇怪,好混亂啊!

一個人得了癌症,他卻說這是好的。那給你點,你要不要?這是什麼話啊?所以我就覺得很有意思。他們說《聖經》是神的話,但真到關鍵時刻,他們又不信了。應該是《聖經》怎麼說,我們就怎麼落實。前一段時間我碰到一個人,他說我斷章取義。我竟然成斷章取義了,這很有意思。你說我跟他爭論啥呢?我啥也不爭論,但我只能說,跟一個三八二十三的人能討論出啥呢?我說你還是回去好好讀《聖經》吧。

在先知和使徒的根基上,不斷地攀登屬靈的高峰

這種人讀不了的,因為讀了以後覺得真理都在自己的手中,但是卻看不見神的應許成就。這是不得勝啊!如果要得勝關鍵在哪?就是得有這麼一個人,他做了使徒或者先知,領受了神的啟示,開始建立得勝的教會。雖然我們既不是使徒,也不是先知,但你可以在自己的位份上,和使徒和先知一起建立得勝的教會。

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以弗所書》2:20)

有人可能有這樣的困惑:教會不是建立在耶穌基督的根基上嗎?其實教會建立在耶穌基督的根基上,就是透過使徒和先知,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的。當然你也可以做使徒和先知,然後你建立得勝的教會好支取神的應許。要麼你跟這使徒和先知一起建立得勝的教會來支取神的應許,然後將來你也被興起來,成為建立教會的使徒和先知。我們華人命定神學就相信,神要在這個世代興起大大小小的保羅和像耶穌基督的基督徒。

不得勝怎麼辦啊?這就是第二個問題。其實建立神的軍隊,這是非常重要的事。那你不在神的軍隊裡頭,你怎麼得勝呢?所以,今天我們就開始歸在神的軍隊之下,如果將來你要成為一個將軍,你想自己出去帶兵打仗,自立門戶,沒關係。我們在耶穌基督裡,有同一個信心,同一個指望,同一個聖靈,我們在聖靈裡合一,這很正常,我巴不得世上有千千萬萬個華人神學這樣得勝的教會。今天我們就要開始踐踏魔鬼仇敵,我們開始要求魔鬼償還盜取我們的祝福。

如果不得勝怎麼辦?只有一條路,這條路是我當年不得勝的時候,說到這裡我真的感謝神,就算是不得勝的時候,魔鬼也沒有辦法取走我的命,因為神不允許。魔鬼也在神的掌管當中,即便我不得勝,如果神不允許牠取我的命,牠也取不了。結果我開始攀登耶和華的山,進雅各神的殿,在真理的高峰上不斷地向上攀登。

在真理的高峰不斷地向上攀登,那才是正道。我們當中一個姐妹,她聽我講完了以後,心裡很不爽。其實我不過是說了一個事實而已。我們屬靈的高度太低,是打不了仗的,但人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基督徒一生的過程就是在我們內心深處不斷的攻城掠地,好讓我們裡面一步一步完全歸向耶穌基督。

得勝是從教會開始的

不是你一信主就歸向耶穌基督了,裡面不還是那套東西嗎?一看見孩子不行就抓狂、絕望了。其實就是人裡面的邏輯體系是極其混亂的。這樣的話你怎麼爭戰呢?不打敗仗就不錯了。所以我們先在我們自己的身上不斷地攀登屬靈的高峰。

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藤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以弗所書》6:13-18)

所以,得勝一定是從教會開始的。你如果在我們當中,你可以把我們當作孵化器,經過我們的孵化後,你可以出去打仗,我們是你堅強的後盾,然後我們一起得勝。什麼名啊、錢啊、人數啊、面子啊,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一點,就是得勝。讓耶穌基督死裡復活的能力彰顯在我們當中,這就是關鍵。

我能給你最好的幫助就是就是華人命定神學,因為華人命定神學有在這個世代最先進的基督教信仰的神學體系,這是一個得勝的神學體系。過去很多的神學體系,都是不得勝的,但華人命定神學的神學體系,就是建立得勝教會的啟示。所以我寫了一本書,按照《啟示錄》查經寫的,叫做《建立得勝教會的啟示》。

我不是在吹牛,因為我根本就不在乎名聲、金錢、面子什麼的,我只在乎一件事,就是得著耶穌基督為至寶。將來可能沒有人紀念我,我也不需要人家紀念,但是大家會記得我們華人命定神學是從我們華人出來的。我們華人從神那裡得到了一個在我們這個時代的啟示——建立得勝的教會,把弟兄姐妹從埃及也好,曠野之地也好,帶進應許之地,可以不斷的攻城掠地,建造和擴張神的國度,把那些被擄的、被壓制的,從魔鬼的轄制中被釋放出來,這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啊!

第一點我講的,是從不得勝到得勝,一定是通過教會來實現的。教會是神的軍隊,別以為你可以千里走單騎,你不是關雲長,可能你沒走到一半,腦袋就不知道被誰給拿去了,腦袋和身體就分家了。如果你認為不會,那我只能祝你好運了。今天我們最需要的是建立教會。從一開始,我就是一個建立教會的人,我不是一個個人修行的人,我一生之久,直到我合眼之前,我都在建造神榮耀的教會,做神的好管家,牧養神的群羊,按時分糧給弟兄姐妹,然後帶著我非常漂亮的成績單來到神面前:神啊,我來了!這個信心我還是有的,因為不是吹牛吹出來的,那是幹出來的。

所以得勝一定是從教會開始的,兄弟姐妹,我奉勸大家千萬別搞個人修行,那會屍橫遍野的。建立榮耀的教會是神的心意,整本新約《聖經》都在講建立榮耀的教會,所以千萬不要走個人修行的路。雖然我們不斷地強調要攀登屬靈的高峰,但那不是個人修行,那是每一個基督徒的必經之路,每一個基督徒都要神所賜的真理,用真理的帶子束腰,要不然你早就趴下了。

如果要攀登屬靈的高峰,道路是又濕又滑的,充滿了挑戰。上邊有魔鬼的禿鷹,下邊有魔鬼的火箭,上去以後你會發現,後背上全是魔鬼的劍,就像刺蝟一樣。雖然這條路不容易走,但是神的心意一定要得著滿足。神的心意是教會,教會是耶穌基督的身體,神要為教會做萬有之首,地上天上所有的都要在耶穌基督裡合而為一。

這個概念雖然有點大,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要走登高之路,來提升自己。原因就是只有在耶和華的聖山上,與魔鬼爭戰才能夠得勝。如果是在耶和華的聖山之下,離山根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那就是一場看不見的一面倒的敗亡之路。平原攀登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從上面往下看,會看得清清楚楚,從下面往上看的時候,看得是雲裡霧裡。我是做出來給大家看的,我所付的代價也是極其沉重的。但願神能夠紀念我,施恩於我。

在我們當中的弟兄姐妹,親自被我服侍過的,我絕對知道,我在服侍上絕對是盡心竭力,因為我從來不休息。一個禮拜七天,我幾乎是不休息的,每天該幹嘛就幹嘛,是充滿朝氣的。在我的心裡面有一個盼望,就是將來有越來越多的基督徒,能夠成為得勝的基督徒,越來越多的基督徒在神的軍隊裡做精兵,將來可以踐踏仇敵,擄掠仇敵,不管是在財務方面,還是在身體健康方面,魔鬼所盜取的,都要加倍償還,這是我的盼望,也是我深深的渴望。

得勝之路是從攀登屬靈的高峰開始的

弟兄姐妹,今天我們可以嘗試著走這條得勝之路。這條得勝之路一定是從攀登真理的高峰開始的。我們攀登真理高峰的最大攔阻就是我們自己,就是我們裡面屬肉體,屬世界的邏輯體系,變成屬神的邏輯體系,只有我們到了山頂上,我們裡面屬世界的邏輯體系,才能一步一步地被拆毀。你現在在山腳下還未得勝的時候,你的牧者如果稍微說了你幾句,不用愛面子,我們愛的那個面子沒有用,所以得勝一定是從教會開始。

第二,一定要攀登耶和華的山,因為到了山頂才能進雅各神的殿,這時候射出來的箭才能百發百中。在山根底下做基督徒是很辛苦的,爬到了弟兄合一的層面,那是一個人對真理的認識逐步到了一定程度,然後才可以把我們裡邊的品格塑造成與神合一。到了弟兄合一的層次,魔鬼射的劍對你已經無效了。

如果魔鬼的箭還能夠射中你,就說明你還在山下面呢。今天跟你的牧區長識別善惡,明天跟你的小組長識別善惡,這樣的話,魔鬼不射你射誰呢?就算你是在得勝的教會裡也沒用,還是會中箭的。所以,弟兄姐妹開始不斷地對付自己,讓我們裡面擁有真理,只有真理才能夠使我們得自由。用真理的帶子束腰,然後一步一步地武裝自己,那是何等美好的路。

教會合一才能夠得勝

有的人卻要走建立家庭的路,前一段時間有一個牧師,帶著他們教會的弟兄姐妹建造什麼家庭祭壇,建立家庭祭壇,這事在《聖經》裡有記載嗎?沒有。所以弟兄姐妹,逐漸的開始回歸《聖經》。結果他們當中的一些弟兄姐妹常常在網上聽到我講的,然後就來找我,我只能實話實說,《聖經》裡根本沒有這些。

今天我就問一下大家,教會裡有100個家庭,這100個家庭都非常的合一,非常的和睦,你覺得這樣的教會是一個合一的教會嗎?不是。因為家庭的祭壇是以家庭為主。

經上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馬太福音》21:13)

教會是專門敬拜神的場所,不能夠在家裡整這些東西。就算你是這約但河東的兩個半支派,你也得到耶路撒冷神的帳幕裡來敬拜神。我們今天需要做的就是在教會裡合一,而不是家庭合一。其實教會合一和家庭合一的關係不大。比如說,當德國人非常合一,日本人也非常合一的時候,結果這世界的災難就來了,因為他們掀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也就說全世界,全人類的合一,不是建立在每個國家合一的根基上。我們今天要確切地知道,一個小的單位的合一並不代表著一個大的單位的合一。美國人如果非常的合一,這世界就不那麼合一了。我說的意思,大家能夠理解嗎?我們今天是在教會,在神的軍隊上合一,因為教會是神的軍隊,你在神的軍隊裡當精兵,你肯定要犧牲你的個人生活的,也會犧牲你家庭的利益的。

我再舉個例子,有一個姐妹跟我說,她老公曾經跟她說:我娶的是你,不是你媽,不能因為照顧你媽而影響我的家庭生活。如果這兩口子都非常合一的建造自己的家庭,她媽媽怎麼辦呢?這事就麻煩了。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要照顧你媽,怎麼可能不會影響家庭呢?如果你要跟我一起建造神榮耀的教會,怎麼可能不會影響你的家庭呢?

老婆要出去旅遊,或者在家裡整天看韓劇,老公在那忙著建教會,這能合一嗎?合一不了啊。如果老公也在家裡陪老婆看韓劇,那教會咋辦呢?這不是鬧笑話了嗎?弟兄姐妹,你們心裡能明白我說的話嗎?也就是說,教會的合一不是建立在家庭合一的根基上,而是建立在教會合一的基礎上。

謹守遵行神的話才能蒙福

有的人做工可以加班,但教會讓他加班就不行了,這怎麼辦呢?矛盾啊!人要付代價,要建造得勝的教會,要想得勝就得撇下一切所有的。有一個我的同工,一下班就離開,就來到教會服侍,把教會當成他最最重要的工作,結果他的薪水漲得比別人都快。不但老闆喜歡他,大家也都喜歡他。

他要辭職的時候,他老闆卻捨不得他。還說:這樣子吧,我給你買張機票,你去上海出差,然後順便回家看看,溜達一圈之後再回來。你說這是什麼待遇?這是神的恩典啊。得勝、撇下,從來沒有吃虧的,我覺得神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這就是華人命定神學。華人命定神學不是福音派,而是聽了神的話就去行,如果行錯了,趕緊調整。

今天如果弟兄姐妹行了神的話以後不能蒙福,那是不可能的。《申命記》28章,是我最喜歡的神的話,我們若是謹守遵行了神的話,不蒙福都難!我們當中有不蒙祝福的嗎?你還沒有謹守遵行神的話,就蒙福了,如果你謹守遵行神的話,怎麼可能不蒙祝福呢?

你若留意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謹守遵行他的一切誡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他必使你超乎天下萬民之上。你若聽從耶和華你 神的話,這以下的福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你在城裡必蒙福,在田間也必蒙福;你身所生的、地所產的、牲畜所下的,以及牛犢、羊羔,都必蒙福;你的筐子和你的摶面盆都必蒙福。你出也蒙福,入也蒙福。仇敵起來攻擊你,耶和華必使他們在你面前被你殺敗,他們從一條路來攻擊你,必從七條路逃跑。在你倉房裡,並你手所辦的一切事上,耶和華所命的福必臨到你。耶和華你 神也要在所給你的地上賜福與你。你若謹守耶和華你神的誡命,遵行他的道,他必照著向你所起的誓,立你作為自己的聖民。天下萬民見你歸在耶和華的名下,就要懼怕你。你在耶和華向你列祖起誓應許賜你的地上,他必使你身所生的、牲畜所下的、地所產的,都綽綽有餘。耶和華必為你開天上的府庫,按時降雨在你的地上。在你手裡所辦的一切事上賜福與你。你必借給許多國民,卻不至向他們借貸。你若聽從耶和華你 神的誡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謹守遵行,不偏左右,也不隨從侍奉別神,耶和華就必使你作首不作尾,但居上不居下。(《申命記》28:1-13)

聽明白了嗎?所以謹守遵行神的話,就算是撇下了,我問你划算不划算?划算啊!這就叫得勝。我們裡面最大的攔阻就是我們裡面自以為是的東西,而且這東西是從魔鬼來的。我們謹守遵行了魔鬼的話,那能好的了嗎?過去因為我們謹守遵行了魔鬼的話,到今天都還在收果子呢,要是今天我們還繼續照著魔鬼的話去行,那能好得了嗎?

華人命定神學是這樣解讀神的話的,神既是賜福的神,也是降災禍的神;神是祝福的神,也是咒詛的神,關鍵就在於謹守遵行和不謹守遵行。如果謹守遵行魔鬼的話,就是不謹守遵行神的話。

我們要逐漸地開始對付我們裡面那種自私和貪婪的邏輯體系,那不是路啊。與神為敵的人,怎麼可能活得好呢?我說的話有的人聽了以後,可能會跟我爭辯。如果你因為不謹守遵行神的話,受了咒詛,就算是鬼不來搞你,神都會派一個鬼來搞你。所以,大家要知道謹守遵行神的話和不謹守遵行神的話,那是很要命的。

在我們華人命定神學沒有假冒為善,只有實實在在,因為我們不整虛的。今天玩虛假的這種狀況太多了,比如有一個人因為心臟病住院了,然後很多人在Whatsapp的群裡面打了一串字:I will pray for you,my brother!也不管是死是活,打了字就算是pray了。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代?在這個世代,華人命定神學要在靈界裡攻城掠地,不斷地向前推進,把魔鬼佔領的地方,都給奪回來,就像以色列人進迦南地一樣,把那裡的人趕出去,然後佔領那個地方。我們所說的神的應許之地,不是在地上地,而是在耶穌基督裡的,這是何等美好的事情!願神祝福大家!

One comment

  1. 請問可會補充其餘兩個軍裝(公義的護心鏡和信德的盾牌)?

    謝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