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經】路加福音 16章 – 為永存的帳幕預備!

【粵語錄音 – 路加福音 16章 – 為永存的帳幕預備!】

路加福音查經列表

引言:讀聖經不要讀成道德經

大家好,今天我們來看《路加福音》第16章。這一章,其實我查考了很多的資料,我不覺得有誰把這一章解釋得很明白。在我們讀聖經的時候,聖經給了我們一塊絆腳石,就是讓我們可以指指點點的、品頭論足的來議論亞伯拉罕。人很喜歡覺得亞伯拉罕這不好、那不好。還有很多人,一讀聖經,就讀到了道德經裡面去了。但我們的神不是一個道德的神。道德是純屬今生今世的東西。我們的神不是一個道德經的神。我們的神看事物,完全跳出了今生的觀念。今天我先講,回頭咱們再給這一章一個題目。其實我有這個題目,但是我先不說,我們就一點點的把這個題目理出來。

不義的管家的比喻

這一章裡,耶穌講了一個人,這人是讓我們非常難以理解的。這個人是個財主的管家,有一天有人向主人告發他浪費主人的財物。主人把他叫來,就要炒他的魷魚。

主人叫他來,對他說,我聽見你這事怎麼樣呢?把你所經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路加福音》16:2)

結果管家心裡想:“我馬上就要失業了,中年危機了,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該怎麼辦呢?主人辭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將來作什麼?”他一輩子做職業管理人,現在鋤地沒有力氣,討飯又怕羞。想來想去,怎麼辦呢?就想到一個主意:他不是管賬的嗎?就把所有欠他主人債的人都叫了來:

於是把欠他主人債的,一個一個地叫了來,問頭一個說,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說,一百簍油。每簍約五十斤管家說,拿你的賬快坐下寫五十。又問一個說,你欠多少。他說,一百石麥子。管家說,拿你的賬寫八十。(《路加福音》16:5-7)

你不是讓我交代嗎?我就這麼做。結果怎樣呢?主人就誇獎這不義的管家做事聰明:

因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較比光明之子,更加聰明。我又告訴你們,要借著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存的帳幕裡去。(《路加福音》16:8-9)

這整個這一段,就帶來一個問題:這個管家到底是聰明還是不聰明?忠心還是不忠心?關於這一點的說法那就是五花八門了。既然是五花八門,今天咱們就問一下:神是怎麼看這個管家的呢?

神如何看待這個管家:聰明、忠心

神會怎麼看這個管家呢?第8節說:“主人就誇獎這不義的管家做事聰明”。後面第9節又說:“要借著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存的帳幕裡去。”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從道德的角度來看,你沒有辦法認為這個管家聰明。如果你是一個道德家,你沒辦法接受:怎麼能這麼幹呢?

說到這裡,我們大家對於活著這件事、對於錢的觀念非常重要。你想想看,神會怎麼看這個世界?神把人放到這世上,祂到底要幹啥呢?不管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你也好,神對世上的錢財的看法、對人在世上活著的看法、對人在世上忠心的看法、對人在世上做事聰明的看法,常常跟人相反。今天人順著人的意思,一下子就掉到撒旦裡面。因為人如果只體貼人的意思,不體貼神的意思,就是撒旦嘛。

所以撒旦運行的層面,遠遠超出人想像。今天我告訴大家一個觀念,也許我說的不對,但是神肯定認為這個管家厲害、這個管家聰明。這個管家聰明在哪裡?他聰明就聰明在他考慮未來:我未來會怎樣?我就趕緊用這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結果他就把他主人的錢給揮霍了,但是神卻認為他聰明。

第二個問題,神認為這個管家是忠心,還是不忠心?“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路加福音》16:10)我問你,這個管家,是個有義的管家還是個不義的管家?是個忠心的管家還是個不忠心的管家?用人的眼光看,完了,這是個不義的管家。用人的眼光看:這個管家把別人欠他主人的債給免了,把主人的錢給弄沒了,這是什麼事兒啊!其實如果咱們說句老實話,這個管家哪裡是為了主人呢?是為了他自己,為他自己的未來做打算。其實人啊,凡是為未來打算的,都會變聰明。結果是怎樣呢?我告訴你:第一,神認為這個管家是個聰明的管家;第二,神認為他是個忠心的管家。你說:“這個人怎麼能認為他是忠心的呢?”這就有爭議了。

神認為這個管家是有義的、是忠心的,這在哪裡看出來呢?耶穌講了這個比喻,其實隱隱就可以看出神對這世上錢財的看法。在神看來,不是打砸搶、偷來的錢叫做不義的錢財,而是所有的錢,不管是人民幣還是美元,都是不義的錢財。為啥?因為在神看來,錢就跟冥紙一樣。錢有啥啊,你說有啥?所以我們的看法跟神的看法很不一樣。神認為這個管家忠心,是從屬靈的眼光來看。為啥?因為他是為了自己的未來預備。

為自己的未來預備的就是聰明人

人只要為了自己的未來做預備,你就會發現:你預備著、預備著,是預備到了哪一個未來呢?是十年之後的未來?還是二十年之後的未來?還是你死了之後的未來呢?人離開這個世界之後的未來,有沒有人為這個未來預備呢?人如果不預備,你死了就死了,這世上的東西哪一樣你能帶走呢?啥也帶不走。所以為什麼叫做不義的錢財?因為你什麼也都拿不走,一樣都不是你的。

其實耶穌拿這件事作比喻,就是讓我們把今生這點兒事,尤其是今生關於錢的事,給看透了。在錢財上看不透的人,在神眼裡都是極其愚蠢的。按東北話來說就是傻不啦嘰的,這傻不啦嘰的人怎麼可能進神的國呢?就是神坐在祂的寶座上看著人都忙這個忙那個的,但是對神的國卻沒有興趣,不知道有一天也會像那個財主一樣死去,在地上的時候天天奢華宴樂。我們以為財主很有福,結果有一天就死了。還有一個人叫拉撒路,渾身生瘡,被放在財主的門口,靠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饑。

後來兩個人都死了,耶穌做了一個比喻,就是這個財主掉到地獄陰間裡去,然後在哪裡做電療、做化療、坐老虎凳、做燒烤,不是他做燒烤吃,而是他就是那個在地獄裡被穿在鐵簽上烤的,給這個財主烤得夠嗆,極其痛苦。然後他就說:“我主亞伯拉罕啊,可憐我吧,你打發那個拉撒路,就是在我們家門口討飯的那個人,用指尖沾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裡極其痛苦。”那可不是嘛,放在鐵簽上烤能不痛苦嗎?比如說你把一個青蛙或者一條魚放在火上烤,就是這樣一個狀況,極其痛苦。

人對於永生的態度,就決定了將來是到神那裡還是下陰間

人有沒有想過未來極其痛苦的事?很多人不想,結果,拉撒路到了亞伯拉罕的懷裡受安慰,這個財主就掉到了陰間地獄裡。其實耶穌是用這兩件事做一個對比讓我們知道,為了未來,就算是在這世上討飯,也要進到永恆的帳幕裡去。

亞伯拉罕說:‘兒啊,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受過苦;如今他在這裡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這樣,並且在你我之間,有深淵限定,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財主說:‘我祖啊!既是這樣,求你打發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為我還有五個弟兄,他可以對他們作見證,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他說:‘我祖亞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到他們那裡去的,他們必要悔改。’亞伯拉罕說:‘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路加福音》16:24-31)

人如果沒有永生的觀念,沒有對未來的打算,結局就是這樣。人如果有對未來的打算,如果你稍微有一點智商,你就會發現,不管你在這世上積攢了多少東西,你都沒有辦法帶走,那是很現實的。人以為夢想很豐滿,但是現實是很無情的。一個人如果為今生所打算,那就是在神眼裡最不喜悅的人;一個人如果為現實所打算,就是神眼裡最大的不義。

人如果為今生打算,錢就是最重要的;人如果為永生打算,錢就是最不重要的。我們今天如果把錢都看扁了,我們就會活得非常的瀟灑。

不要在乎錢,今世的錢財在永恆裡是沒有用的

一個僕人不能侍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侍奉 神,又侍奉瑪門。”(《路加福音》16:13)

人對錢的看法叫不義的錢財,忠心是指對神的忠心。如果你們在奉獻這事上,在這世上的錢財上,我們對神都不能忠心,神怎麼可能把永恆裡真實的錢財託付給你呢?我們在這世上的人,不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你都是在管理別人的錢財。你如果說:“不是,這都是我自己的錢財,這些錢都在我銀行帳戶裡。”那也不是你的,等你離開這世界的時候,那些錢財也都不是你的。

到了永恆裡,你說你手裡有美元,那沒有用,就算是有黃金也沒有用。在永恆裡,黃金算個啥呀?世上的東西在神眼裡都是不義的錢財。你說這是你辛苦賺來的,但那也不是你的。將來你死的時候你什麼也帶不走。所以這個世界將要徹底的過去。天地都要廢去,但是神的話一點一劃都不會落空。一個人如果沒有永恆的觀念,就會為今生勞苦,覺得壓力很大,什麼原因呢?就是因為活得太認真了,活得一點也不瀟灑,人就是為了活著而活著,就整天在那裡折騰,就看不清楚這些東西不能給你未來。

如果我們今天看不明白這件事,你就躺在棺材裡試一試,假如有一天你走了,你能帶走什麼呢?隔天就到火葬場一把火燒了,然後人就只剩一把骨灰,人的靈就掉到地獄裡了。人的靈就在那裡燒烤,什麼也帶不走。我們為什麼要在這世上為了這些東西而遭罪呢?如果人愛錢就沒有辦法愛神,愛錢的人都很愚昧。

前一段時間,有一個很愚昧的小子,他問我半天:“你們教會裡弟兄姐妹的錢怎麼來的?”我心裡想,這是愛錢的人啊,他只關心這事。為什麼他只關心這事呢?因為他的錢被人騙了,你說如果他不關心這事,不貪財的話,他被騙的概率還小一點。所以一個愛錢的人,很慘的。我們在這世上的錢財都是別人的東西、別人的錢財。如果在這世上的錢財上,我們對神都不能忠心,神怎麼可能把永恆裡真實的錢財託付給你們呢?世上的錢財雖然在你的帳號上,但都不是你的。

對神忠心,就是要為永恆做預備

倘若你們在別人的東西上不忠心,誰還把你們自己的東西給你們呢?(《路加福音》16:12)

如果你在世上對神不忠心,世上的東西對它再忠心也沒用。我們今天要明白神的看法,人所尊貴的,是神所看為憎惡的。在永恆的裡面,神看東西,和我們人在今生看的東西完全不一樣。如果你經常糾結,覺得世上的錢財對你非常的重要,為了錢財跟人打官司。我想你應該要琢磨一下,這些東西對你有益處嗎?沒有什麼益處。有這些錢我們可以活著,沒有這些錢財不是照樣活著嗎?所以人在世上,如果愛錢,沒有辦法愛神;如果你侍奉瑪門,你就沒有辦法侍奉神。

如果我們建造教會用金銀寶石建造,那東西靠不住的。我們建造教會是通過人,而不是通過錢。建造教會不需要錢,也不需要人數,就需要神。神要住在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就是神的殿。我們大家如果能夠瞭解今生都是虛空的虛空,還會為了這點錢跟人打官司嗎?結果卻忘了永恆裡的帳幕,忘了我們將來會離開這個世界。

很多牧師也讀《聖經》,也講《聖經》,但是他們對世上的錢財看得很重。如果我們能理解到這兒,你就會發現《聖經》裡很多困惑就可以迎刃而解。亞伯拉罕帶著家丁三百一十八人,打敗了四個王,把他們的東西都搶回來了。亞伯拉罕把財富讓其他人拿去,因為他不希望有人說他是因為這件事而富有的,因為亞伯拉罕對錢財沒有那麼強烈的興趣。可是如果換成你和我,肯定不會把錢財給別人,而是留給自己。人對錢財的看法,真的決定了好多東西。

大衛帶兵打仗的時候,有的人說自己很累了,大衛就讓他們留在那裡休息。大衛就帶著其他人去打仗,打完了回來以後,搶回來的戰利品大家平分。不管去沒去打仗的,都有份。結果很多人看不明白,覺得不公平。其實大衛就沒把錢財當回事,錢財都是不義的錢財。但是大衛最後窮了嗎?大衛自己奉獻的兩百多噸的黃金,數量超出我們的想像。如果人的嘴巴裡常常談錢,其實對錢看的還是很重的。對錢看重的態度,實際上就是對今生充滿了盼望。

今生不過是神創造的一個環境,讓我們在環境當中用不義的錢財,在永恆的裡面結交朋友。等我們兩眼一閉的時候,錢財也就無用了,世上的錢財救不了我們。錢財無用的時候,你可以被接到永存的帳幕裡去。如果我們把今生都看透了,將來總有一天要離開這個世界,你留下來的錢財給誰呢?有的人把錢財看的很重,死之前的遺囑都好好寫好,可是遺產分配好了又能怎麼樣呢?也不能怎麼樣,錢財根本就是無用的。我們今天在這世上不過是一場考試,神拿一些東西試我們一下,看我們的眼光如何。如果我們的眼光只定睛在今生,就會跟財主一樣,將來到永恆裡去受煎熬和痛苦。

不要看重今生,要看重神所看重的

我們在世上用不義的錢財,比如奉獻,奉獻不過是一場考試。奉獻的多少,最後也都不是我們的,都是別人的錢財。我們今天如果是一個貪愛錢財的人,你聽了我講的話會恥笑我,你聽了耶穌講的話也會恥笑耶穌。所以人在人面前,好像成為義人了;人的心,神卻知道。因為人所看為尊貴的,是神所憎惡的。你到底是要討人的喜歡,還是討神的喜歡呢?大家仔細去考察。

昨天我在網上看了一段視頻,一個非常有名的牧師,半年前還是生龍活虎的,半年後在醫院做化療。他把他的同工都叫來,談論了一件事。因為他所在的城市裡還有很多窮苦的人,他安排他的同工好好的去照顧這些窮苦的人,給他們吃和穿。這事在人的眼裡看來非常正常,是一件好事,我也承認是一件好事。但是這不是屬肉體的事嗎?你什麼時候看到耶穌去做慈善了呢?耶穌不做慈善,耶穌是把被魔鬼壓制的釋放出來。

你如果把今生這點事看得很重,你就會做這些事,就會覺得今生這點事很重要。但是我把今生這點事都看透了,我是不會去做慈善。如果人真的餓了,我可以給他一碗飯吃。但是我會更多地想,如何討神的喜歡,如何建造神榮耀的教會,把被魔鬼壓制的人釋放出來。

最近有一對夫妻,他們被魔鬼壓制得很厲害,他們的教會對做慈善充滿了興趣,對被魔鬼壓制的人卻釋放得很少。我們喜歡做人所認為尊貴的,但是人所尊貴的在神看為是可憎惡的。今天我們能否看重神所喜悅的?人所尊貴的我們去做,那不是神所看為憎惡的嗎?

我們今天做神所看為尊貴的,就不再為今生的這點事活著。我們為永生打算,今生的錢財都是不義的錢財,如果你是一個道德家的基督徒,你討不了神的喜歡,我們的神不是道德家的神。你如果把今生的事看得很重的,比方說,“休妻再娶就是犯姦淫,娶被休之妻也是犯姦淫。”這段經文你沒有屬神的邏輯體系,讀不下去。

人活在世上都是為永存的帳幕做預備的,如果你不預備,把今生的事看得很重,好不了啊。如果人常常做神所憎惡的事,怎麼好得了?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姦淫,凡娶被休之妻的,也是犯姦淫。為什麼?因為這些事全是世上的事,都是人把世上的事看得很重。無論是使徒保羅、路加、耶穌基督,他們都把娶妻生子看得非常淡。耶穌根本沒有把這些事看得很重。有些人甚至為神的國,自己閹割自己,我們聽了以後沒有辦法理解。一個人帶著屬人的、屬世界的、道德的、今生的邏輯體系,沒有辦法信神。

我們今天要從今生的邏輯體系裡出來,把今生都看扁了。有人拿了你一百萬、五百萬,甚至幾個億,拿了就讓他拿了。如果你認為這不行要跟他打官司,然後又賠了很多錢,這就把世上的事看得太重了。如果我們行神眼中看為所尊貴的、看為正的事,討了神的喜悅,不但在今生有美好的未來,而且我們在永恆裡也有美好的未來。神看永恆看得比今生的事都重。

有一個導遊,他是我服侍的,他帶著顧客買旅遊產品。作為導遊,很多都是要賺遊客買東西的錢,導遊要帶顧客去買寶石、鑽石等珠寶。這個導遊很清楚知道商家進貨的管道,商品的進價都很便宜,然後商家可以賣幾百幾千塊,甚至上萬塊的好價錢,他就覺得這些東西很暴利,是騙人錢的,他跟遊客說不要買這些東西,然後他很糾結,因為老闆要炒他魷魚。

他來找我,他講的都是人道德的觀念,認為這樣做不好那樣做不對。其實世上的錢財不過是不義的錢財,這些人買那些東西的錢不過是世上不義的錢財,他們不在這件事上被騙,就會在另外一件事上被騙。何況一個合理合法經營的商店,賣東西是你情我願的,有啥問題?這個導遊的薪水不低,他的薪水就要從商店的回扣裡面出。結果他真的很認真,後來就被老闆炒魷魚了,這樣做工到哪裡都做不了。

如果你做一個IT公司,顧客說要這麼改,很容易拿到十萬,這是很小的一件事;如果你做裝修公司,你跟顧客說要一萬,賺錢也很容易,人家都是這麼做的。大家如果把今生的事看得很認真,我們就把不義的錢當成是生命之本了。基督徒如果活在道德經的裡面,為了道德,在神的眼裡不是一個討神喜悅的人。因為我們把今生的事看得太重,怎麼可能討神的喜悅呢?如果我們看重永生,看今生的錢如冥紙一樣,不是活得很輕鬆嗎?你為什麼怕工作、怕老闆?因為工作就是你的收入,你認為沒有收入不能活,認為的全是這些。

把活著的事情看扁了,很多的問題會消失

今天我給大家透露一個觀念,如果你把活著的事看扁了,不在乎活著的事,不在乎死,你很多的事情、很多的問題都會消失的。一個小夥子,在中國讀書不好,他認為要去美國,結果他擔心簽證的問題,擔心來擔心去,就得了憂鬱症,開始服毒自殺,好不容易救回來,認為自己在國內活不下去,去美國又去不成,接著就又上演自殺未遂,為啥?因為把活著的事看得太重了。

如果我們把這些事都看扁了,你會覺得活著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既然今天我們還活著,我們就開開心心的活著,用得著整天折騰這些那些事情嗎?很多人的問題,就是喜歡把活著這麼簡單的事情弄得很複雜。如果得了要死的病,活著對他們而言反而變得簡單了;而一旦他們的病好了,就又會認真的為活著的事情考慮。但他們就是不肯好好的為永恆的帳幕來考慮。

如果人把世上的事情看扁了,就不會把什麼類似休妻另娶、錢財的事情看得很重,那都不算是個事了。**如果人考慮事情的眼光是定睛在今生,活著這件事會變得很複雜。如果人開始為永恆考慮,世上的事情就都看透了,而錢財也不過是不義之財。你會發現我們會討了神的喜悅,一切活著的事情都會變得很簡單。

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有把活著的事情看扁了的心志。**就像拉撒路這樣,全身長瘡,撿人家財主桌子底下的零碎吃,狗來舔他的瘡,就算是這樣,我們也要進入到永存的帳幕裡去。耶穌說的只是一個極端的例子,關鍵是我們是否能有這樣的心志,把今生的這點事看透,拉撒路受苦就把這些事情都看透了。

在我的服侍當中,很多人的問題都是跟把活著這些事整複雜了有緊密的關係。比如孩子上學,就到處托人托關係,想把孩子弄進名校,其實這些東西有也罷,沒有也罷,也照樣活著。其實即使進去了,最後啥問題也解決不了。現在的學區房價格都被炒得很高的,但人們老覺得孩子上名校才好,其實名校出來的孩子也有很多人是處於很糟糕的狀況,淨是一些憂鬱症、整天想自殺跳樓的人,都是因為活得太認真了。

藉著世上的東西,好好服侍神,跟神交朋友,進到永存的帳幕

如果人對在這世上活著的看法能跟神一樣,就可以知道我們不過是來走一回,來考一場考試。神是用這不義的錢財來考驗我們是否對永生神有忠心。如果我們都這樣想,還會有人關心教會的奉獻是怎樣的?人都不會關心這些事了,人關心的事情就會是我們是否可以進到神的國裡,是否到最後可以來到神的面前交帳。我很期盼終於有一天我能來到神的面前,我跟神說:“某某姐妹本來是這樣,因著我的服侍,她被建造起來了;這個人本來是憂鬱症,後來我把她從裡面釋放出來,看啊!神,我在這世上完成了神你託付給我的使命!”神就會說:“你這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進來享受你主人的榮耀。”

我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因為我用這不義的錢財,用這些不是自己的東西跟神做朋友,到了這些事情沒有用的時候,我就可以藉著這些,進到永存的帳幕裡,關鍵就在於此。這一章的題目就是《藉著這世上的東西,進到永存的帳幕裡》。如果人不是這樣,我們信主就白信了。如果你來信主,只是為了得著醫治,你怎麼不問問自己的病是如何來的呢?不就是從愛世界、愛錢、在這世上活得太認真來的嗎?你說只要我為你禱告就好了,如果我真的有這麼大的本事,就不會跟你說這些了,我用手按一下你疼痛的部位,你馬上就好了。所以耶穌說:“天國近了,你們都當悔改。”看透了,就知道我們過去整錯了,就開始走天國的路,天國的路就是把這世上的事情給看透了。

如果你真的看透了,你會發現:“哇!前面的路真的老敞亮了!”人就是被這世上的東西給弄迷糊了,如果你不那麼認真的活,其實也沒啥,神是不希望我們被這些所捆綁的,人心裡這樣想,那該多敞亮啊!我早上所服侍的一個姐妹,滿口說的全是:“我不行,我老犯錯,我沒有做貢獻,我不配得著你們這樣的服侍!”其實,她就是把這些事情看得太重了。我就跟她說:“你說的這些事情其實都不重要。”如果我們都認為這些事情不重要,我們還會糾結啥呢?是否可以只在乎使人得著造就?我們就只追求這個。

如果我們只想追求公平的話,你在這世上是找不到的。所以我們經常看到神做些奇怪的事情,這些事情如果用在企業裡,企業裡的員工早就鬧翻天了。可是我們的神就這樣幹,比如:早上有人八點就進院子裡幹活,中午十二點也有人進院子幹活,還有晚上五點也進院子幹活的,到最後六點下班了,每個人都拿一塊錢。這早晨八點就進院子幹活的人,會不會馬上翻臉:“你為啥給我這麼少?”但是一開始你不是已經和老闆談攏了,就拿一塊錢當一天的薪水的嗎?

所以,人就是把這些世上的事情看得太重了,其實比較幹得多和少真的沒啥用,你要是想在這世上找公平,是找不著的。人用今生的邏輯體系是沒有辦法理解這件事的,但你一旦用永恆的邏輯體系看這件事:我早晨八點來幹活,雖然只給我一塊錢,但是我在永恆裡的獎賞是豐厚的,我願意幹活,我喜歡多幹這不就沒事了嗎?”

總結:為永存的帳幕預備

今天我們的題目就是《為永存的帳幕預備》。假如別人欠你一千萬,你欠人五百萬,你弄回來你的錢,你又還了別人五百萬,你還剩下五百萬,那不過是這世上別人的錢財,你沒了這些不也照樣活嗎?有那些東西活著也那樣。有的時候,有了錢反而更加糾結。

當然啦,不是說有錢不好,但如果你是被這些世上的東西所捆綁,把這些看得很重,那你豈不是搞錯了嗎?將來總有一天,等答案揭曉的時候,你想想看,你到底是在深淵這邊還是在深淵的那邊?如果你是在深淵的那邊,你就看著亞伯拉罕、拉撒路還有我,享受神在永恆裡為我們所預備的榮耀,而你卻在深淵的那一邊做BBQ,被當做烤魚、肉串,那不是最痛苦的事情嗎?人如果不為永恆預備,在神的眼裡,哪來的忠心?哪來的義?我們在這世上可得把這些事情給看透。我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這裡。願神祝福大家!

答疑環節

今天我們大家讀了《路加福音》16章,我給大家製造了一些困擾,因為我想要講清楚,但又總覺著沒有講清楚,不知道大家哪裡不清楚,所以需要大家提問題,我好做一下補充。

問題1:第一個故事沒有聽懂?老師能否再解釋一下?

很多人欠主人債務,但財主的管家把主人的錢送人了,這個管家是為他的未來做預備。人認為這是貪腐,但是神不在乎這個,只要是為了未來做預備,方式可圈可點,大家不要掉到識別善惡裡去。

主人就誇獎這不義的管家作事聰明,主人就是我們的神,因為這管家為未來考慮,所以誇獎他聰明。世上的人都是做有回報的事,世人都不做賠錢的買賣。神要告訴我們的,就是:要藉著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存的帳幕裡去。

今天我們是否用世上不義的錢財與神結交朋友,好讓將來神可以把我們帶到永存的帳幕裡去?因為把世上的事情都看透了,在做工、奉獻、錢財上就不會與神斤斤計較,很多事情看透了就會變得毫無意義。當錢財無用的時候,我們被接到永存的帳幕裡去,這是神要突出的。神講了這個故事,就是告訴我們要為永存的帳幕——很遠的未來做規劃。

不做長遠的規劃,就像那個財主只是做財務管理、退休計畫,這些都沒有用,最後就被丟到陰間,烤人肉串,很辛苦。人不為永存的未來做規劃,是何等的愚昧。人要麼為了未來,要麼為了今生,為今生就不能為永恆,為永恆就不會在乎今生,這就是關鍵。

但是,今天我們放眼望去,是為了今生打算的人多,還是為了永恆打算的人多?為今生打算的人多!人活著都是為了今生這點事打算,真的是很愚昧。人不侍奉神而侍奉瑪門就是為了今生,為了今生得到的不過是棺材或者骨灰盒,但是活著活著就忘了,又去侍奉瑪門,就活在咒詛當中。

人要開始把活著這事看透,《傳道書》是基督徒信仰的根基。現在和基督徒對話,會發現他們對今生充滿了興趣,特別認真,但提起永生卻好像有好像沒有。比如: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姦淫,娶被休之妻的也是犯姦淫。你能理解嗎?就是把今生的事看得太重,又娶又嫁,又嫁又娶的。神看永恆比我們都重,天地都要廢去,我們人為什麼把世上的事看得那麼重,人活著這件事本身是很簡單的事。

舉個例子:有個村子裡走出來的女孩,做什麼都不行,家裡又很窮,但是得活著啊!怎麼辦?她生活在一個女人嫁給有錢人做小三的圈子裡,為什麼要做小三?就是為了活著。結果弄出一大堆糾結的事,活好了嗎?沒有活好!如果人看透了世上的事,就擺脫了很多麻煩。為什麼這個女孩這麼做?因為她爸媽有病。這看起來好像是她為了父母犧牲很大,但是神不紀念這事,神是讓我們把這些事都看透。

我非常理解,所以我在服侍這些人的時候,我採取了超越道德的觀念,鼓勵他們活出神的尊貴和榮耀,開始有能力。當這個女孩被訓練出來以後,她自己看自己很尊貴,她父親看她也很尊貴了。問題在哪兒呢?就是我們一旦把活著這件事看得很重,把我們父母活著這件事看得很重,我們就會做出很多很奇怪的事,傷害自己,也把自己弄得很糾結。

所以我們今天的服侍,就是要把人從活著這點事兒的裡面拉出來。比如說,有人欠錢,欠了好幾百萬。為什麼會欠了這麼多錢?因為老想活得好一點,老想賺錢,老想快速賺錢,就是不想腳踏實地,就整了很多很虛的東西,結果越套越深、越套越深。其實如果我們把活著這事看透了,把世上的錢財當做不義的錢財,這些就都影響不了你了。其實人一旦這樣,就算欠了好幾百萬,日子不也照過嗎?人家拉撒路這麼過都過了,今天咱們還沒有像拉撒路一樣討飯呢,有啥不能過的?就把世上這點兒事兒都看透了,怎麼可能活不好呢?

我解釋得清楚嗎?第一個故事我解釋清楚了嗎?

所以你會發現,我對這些事情不太在乎。比如欠人家幾百萬,欠就欠了唄;或者人家欠他幾百萬,欠就欠了唄。人沒有這些,也照樣活著。所以就把活著這點兒事看透了,就把什麼婚姻嫁娶、孝敬父母、生兒育女……一大堆的事情,都看扁了。看扁了就沒事了。最後神就把真實的錢財,也就是永恆裡的錢財,就託付給我們。因為我們在這世上的事情向神忠心——世上的事情是最小的事情——神就把神國度裡的事情託付給我們。如果我們在這世上不義的錢財上對神忠心,神就把永恆裡的錢財託付給我們,你說我們怎麼可能會窮呢?所以不要一個人侍奉兩個主,不能又侍奉神,又侍奉瑪門,沒有這回事,兩邊不討好。

問題2:信主能信成拉撒路那樣嗎?要飯還長毒瘡。

我告訴你,信主信成那樣幹啥呀?耶穌用這種比喻,是要說人就算在世上活成拉撒路那樣,也得為永恆裡的事情打算、預備。如果永恆裡面得著,在世上活成這樣又算得了什麼呢?

其實人在問這話,也是為了活著這點兒事來問的。不要為活著的這點兒事情來問。活成這樣那樣,能怎麼樣?也不怎麼樣,最後還是結局最重要。這結局就是能不能進神的國、進到永存的帳幕裡。

問題3:如何藉著不義的錢財跟神做朋友呢?

就是把神放在生命的首位。不要把不義的錢財放到生命的首位。就把神放在生命的首位,祂是我們最重要的。神要我們奉獻,其實那些都不是咱們的。錢財看起來好像是屬於咱們的,其實那些都不是咱們的。奉獻多了沒啥毛病。大家千萬不要以為奉獻多了是個毛病。

問題:可以投資理財買房產嗎?

其實投資理財買房產有啥毛病呀?那人如果去做投資理財買房產這些事情,毛病會出在哪兒呢?就是我們把這些事當做我們生命的首位了。如果這樣,那你不受咒詛誰受咒詛啊?所以千萬不要把這些事兒整錯了,不要老是問:可不可以做這樣、可不可以做那樣。其實你的心是知道的。法利賽人是貪愛錢財的。人一旦貪愛錢財,人的邏輯體系就是那樣。然後人就會問一系列的問題。凡是以今生為本的、以在世上活著這些事兒為你的根本的,都這麼問。所以如果我們根本就不在乎活著這件事兒了,投資理財啥毛病也沒有。

問題在於,我們考量的重點,到底是啥?為我們的肉體預備,那能不受咒詛嗎?所有的考量,就是為我們的肉體預備。比如問一個人:“你為啥賺錢啊?”他說:“賺了錢,我將來好有錢看病啊!”這不是咒詛我們自己嗎?所以千萬不要以今生為本,要這樣那樣的。把今生看得很重,就麻煩了。

問題:法利賽人貪愛錢財,考量的重點是啥?

他們考慮的重點不就是活著這點兒事嗎?人投資理財、又賺錢又建造,聖經怎麼說呢?又買又賣、又耕種又建造,又娶又嫁,不就是為了活著這點兒事嗎?人為了活著這點兒事兒活得那麼認真,結果有一天洪水來了就被沖去了。火降下來把所多瑪和蛾摩拉燒滅的時候,城裡的人就是為了活著這點兒事兒而活的。神看以掃為可咒詛的,因為以掃就是為了活著而活著。就是這麼簡單。如果就是這麼簡單,咱們就不為了活著而活著。

昨天有個姐妹,發了個帖子,挺有意思。這個帖子是這麼說的:“在這疫情中,我們要感謝耶穌什麼呢?感謝耶穌保佑我們大家還活著。”然後我就回復:“這樣的話好像不太正面吧?這疫情不是給神的百姓的,是神擊打這個世界的。”聽明白了嗎?

就是人對活著這事,看得挺重的,還要感謝神能活著。其實感謝神我還活著,這邏輯體系是不是有問題?我們應該感謝神什麼?感謝神早點兒接我回去。人把活著這事兒看得,不想死,不斷的只想活著,那就麻煩了。人想活著,這件事本身就是個問題。

有人就問:“那你想死啊?”不是我想死,而是這事兒我說了不算。這事兒我說了不算,但是我有一個盼望,我盼望神早點兒把我接去。如果我盼望神早點兒把我接去,那我會怕死嗎?我不會怕死。我覺得離開這個世界,與主同在,那是好得無比的。

所以我會感謝神,祂在我身上有一個美好的計畫。“活著”這兩個字是非常屬靈的。如果我感謝神我還能活著,你說這話本身就是個受咒詛的話,是吧?感謝神,不是感謝神我還活著,而是感謝神,我在這世上還活在神的旨意當中。感謝神,今天我還靠著神加添給我的力量往前奔跑。

我們把生和死都看透了,還會貪生怕死嗎?就不再貪生怕死。假如說有一天——我可以跟大家說這是我的心志,至於能否做到,以後再說——假如說有一天撒旦說:“我整死你!”我就會說:“那太好了!你說我整死我自己吧,我到神那裡我沒法交帳。今天你願意整死我,那你整啊,整完了我好回到神那裡啊。”如果我這麼說完了,你說撒旦會怎麼樣?撒旦會說:“哎呀,這人真難整啊!”

所以今天我們勝過撒旦,全是靠著什麼?“雖至於死也不愛惜自己的性命”。靠著羔羊的血和我們所見證的道,我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不就是這麼回事嗎?撒旦你要整死我,那就整吧。

假如說有一天,有一個綁匪,把我兒子給綁票了,跟我打電話要贖金。那我就會說:“哎呀,那我可得謝謝你,我一直想殺我這個兒子就是沒機會。”如果我這麼說,那這個綁匪不是很抓狂嗎?他就會說:“如果真的把這個孩子整死了,還幫了這個臭小子一個忙了,這怎麼整呢?”然後他就會把我的兒子給放了,他不想幫我這個忙,因為殺了也白殺,綁匪是要錢不是要人命。像我這樣不攢錢的,他整我也沒什麼用。

人在這世上把今生的事都看透了,不為今生預備,而為永生預備,那是何等聰明的選擇啊,在神面前就成為了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了。有的人說:“那你真的這麼整?”我不敢說我這麼整都對,但是神要是糾正我的話,我絕對順從神。我常常問我自己,這個東西是不是整對了?那個東西是不是整對了?我也常常問神我這個東西是不是整對了。

所以,如果基督徒還活在今生的盼望裡,就比世人還可憐。我們今天已經對這世上完全喪失了所有的盼望,這地上根本不是我要呆的家,我不過是寄居的。如果是在這世上寄居的,問題就好辦了,就像亞伯拉罕到處挪移帳篷,辛苦嗎?也辛苦,但是也就這樣。

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都是帶著永生的盼望活在這世上,結果不管他活成什麼樣,做了埃及的宰相也好,像亞伯拉罕在迦南做客旅也好,都一樣,人家根本不在乎這事。比如說亞伯拉罕,神跟他說:“你的後裔要到埃及地,服侍那地的人,在那裡做奴隸四百年。”一般人聽了這句話就會想:“那就麻煩了,我的後代怎麼能做奴隸呢?那多辛苦啊!那可不行!”但亞伯拉罕聽了之後什麼怨言也沒有,他說:“好,神,這是你美好的計畫。”人在這世上就是得看透啊,看透了就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