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 信仰根基系列(3):人活著,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粵語錄音-講道-信仰根基系列3-人活著,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引言

大家好,這日子過得太快了,這疫情跑了兩年多,轉眼之間這是第三個年頭。感謝神,我們還活著。疫情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真的很難想像這疫情會持續多久。其實兩年過去,人照樣活著,人是非常能適應環境的。所以經過這兩年多的疫情,有時候我們發現想死的還沒死,不想死的死了不少。

轉眼之間一年一年的過去。如果疫情之前你是三十九歲,現在已經四十多歲了;疫情之前五十九歲,疫情之後已經六十多了。人一輩子真的很短,如果沒把活著這事整明白,活得不明不白,真的是個悲劇啊!那活著這事到底該怎麼活呢?今天咱們弟兄姐妹在敬拜的時候,就有人說,一個兩個月大的孩子天天哭,一抱就不哭,一放下就哭,天天就抱著孩子溜達來溜達去,結果家裡頭都把地板都踩出坑了,就沒整明白這事。兩個月的孩子就把家搞得烏煙瘴氣,為啥呢?不知道怎麼整。你要早問我,這事不就早解決了,幹嘛遭這些罪。

人這個東西是很有意思的,所以怎麼整人那是一門學問。牧師是做什麼的?做牧師就是整人的。我這個整人不是往壞的整,是把人整好。你說你整啥的,我整花的,不是把花整壞,是把花整好。我研究的這學問多好啊!這學問越老越值錢,如果我活到九百歲,我有八百多年整人的經驗,就是這意思。人越老越有經驗,整人沒有退休年齡。所以今天我們講的主題叫做人活著。

一說到人活著這事,這是我的專業,我就喜歡講人活著這事。有的人說:“牧師,趕緊為這個人禱告,他要死了,給他送到天堂去。”我不整這個。能把人送到天堂去嗎?那門票不得老貴了,多值錢啊!但是我不是整人死的,我是整人活著這事,今天講的這題目叫《人活著,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別的不敢吹牛,就研究《聖經》這事——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我還真有點資格,我稍微給大家凡爾賽一把。

不管到哪兒,很多牧師不喜歡我。為啥呢?他們不喜歡我有原因。過去這些年我寫的查經書不多,七十多本。再過一兩年就八十多本,再往後就一百多本了。研究啥呢?就是研究人活著。大家仔細琢磨,在我們當中跟我久的弟兄姐妹,哪有活得不好的!如果你剛來沒整對,慢慢整,咱們不就是這個專業的嗎?將來大學裡能不能開一個專業,叫人活著這個專業。如果把人活著這個專業開好了,就成了碩導、博導。一問幹啥的,我整人的。你整啥的,我把人整活的,老火了。

前面講了幾個信仰根基系列,第一講就是《重新認識生死之間》。人生這件事是很有意思的,不想來到這世上吧,你媽給你生下來了,這事你管不了,你說的不算。但是有一點,來到這世上你怎麼活可以選擇。你選擇好好學習,後來就學的不錯,學的不錯就找到一個好工作。而有的人一學習除了頭髮不疼渾身都疼,那就是你的命。

人這一輩子研究這事不是很重要嗎?還好,我喜歡學習,學習電腦、軟體、管理,現在學習整管人了。第二講叫做《讓人活著乃是靈》,想活得好,你一定要認識靈界。如果你不認識靈界,怎麼可能活得好呢?活得雲裡霧裡的。今天講的第三講《人活著,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上一講不是講《讓人活著乃是靈》嗎?耶穌說:我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鬼說的話也是靈,那是邪靈,鬼說的話就是敗壞

人活著,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我發現過去這幾年沒少成長。前一段時間,我跟一個同工說我還得繼續成長,他說你再繼續成長就上天了,我說是西天還是東天呢?當然這是一句玩笑話。我最近成長在哪?我把根基這兩個字描述的挺好,根基這東西我把它跟數學,跟以前學平面幾何那玩意整到一起了。

所有科學的學科,它的根基是公理,大家要知道。你說我是個農民,從小沒上過學,字也不認識,打字、寫字都不會。你整個公理,不行啊。今天你學完了,跟你家鄰居說我學了一個東西:根基就是公理。左右鄰居一看老高大上了,老帥了。有一些人在我們當中從小不愛學習,但是人不笨,成長了幾年以後,回到老家一看,“在哪整這麼多學問啊?”今天大家就要知道,根基就是那個公理。

公理是不能論證的,不是靠論證的。假設叫前提,那不是個論證。在這根基之上,建立起來的東西,叫做定理,定理是論證的。今天你可以靠神口裡的一切話活著,也可以靠你自己那一套東西活著。這不是兩個小孩不大點,爭論的面紅耳赤。爭論完了以後,兩個人就走著瞧,瞧啥呢?就瞧將來的結果。

為什麼這麼說呢?人有自己一套理論,你說服不了我,我也說服不了你,其實說服啥呢?根基不一樣,最後看結果,走著瞧。如果活得夠久,兩小孩長到五十多歲了,五十知天命啊,再坐下來,說說這一輩子過得怎麼樣,那一下就看出個上下高低來了。有的人在監獄裡,有的人在監獄外面;有的人在棺材裡面,有的人在棺材外面。你說這上哪兒說理去?說走著瞧啊。

咱沒時間走著瞧怎麼辦?那今天我給你個好建議,選擇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這東西厲害呀,為什麼?因為靠著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活著好啊。怎麼個好法呢?就是他活得好。人一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一活,喜樂了,開心了;然後人一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活著,一活有神跡了。你看以前遇到這事:“這事不可能幹得好啊,咱也幹不了,也沒人能幹得了。”這事就交待了。結果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一活,好傢伙,神跡啊。

你看在咱們當中的神跡有多少啊,今天有七十多個見證啊。建立在神的話的根基之上,合乎人活著的規律呀。人這一輩子選錯了根基,那就是你的造化。一個人無知還可以教,但是選擇沒有辦法教,就只能走著瞧。這一輩子別選錯根基,選錯了怎麼辦?像那兩個小孩,爭來爭去能爭出個啥來?你說:“讓人活的乃是靈。”他偏說:“不,讓人活的是肉體,人是鐵、飯是鋼。”這沒法爭。

昨天我服侍了一個弟兄,就試了一把選擇的力量啊,選擇是很有力量的。選擇是個非常簡單的事兒,我選擇接受這個公理就接受,選擇不接受那就不接受;我選擇那個就是那個,選擇這個就是這個,就這麼一選擇。英文這個東西叫做:
paradigm shift,就是換一下思考方式,換一下思考的根基。

昨天我服侍的弟兄他難受,你說這人啥也不缺,就難受,缺喜樂。為啥不喜樂呢?因為這個雞毛蒜皮的小事,那個雞毛蒜皮的小事兒。當然我是說雞毛蒜皮了,但當事人可能覺得是很大的事兒。但我們換個思考方式,換一下根基,結果很容易就解決了,就開心了。他開心,我也開心。

大家想不想知道這個思考方式是什麼?就是人很重要,那事兒不重要。你看有人做生意,做著做著,我們被那個生意給轄制了;做著做著,我們被工作給轄制了;建教會建著建著,我們被那個教會給轄制了。反正就是人比這事兒重要啊。你說這根基重要不?這很簡單,這一選就知道:我比那事兒重要,那我不喜樂我幹什麼?我得喜樂呀,那事不重要,那事兒是給我做一個小練習,我被它轄制幹什麼呀,那事幹好了就幹,幹不好就算了。大家慢慢琢磨,有一些我說的話,很多教會都不認同,但是實踐出來結果好啊。

咱們當中有一些牧者,他牧養那方式我看不上,但是看不上歸看不上,我就說:“你牧養吧,做錯了也不要緊。”有的人就也挺倒楣的,就跟錯了牧者了,那也是他的造化呀。這個事我這麼一說,大家可能心裡會犯嘀咕。為什麼呢?你在做牧養的時候,你在牧養當中成長,你比牧養這事兒重要。我的邏輯很簡單的:如果那個人是個約瑟,你就是牧養錯了,他還是個約瑟;如果那個人不是個約瑟,你牧養對了,他也不是個約瑟。你看我這話講得?每一層下去都是人比事重要,你說那不是很好嗎?

將來我會寫一本企業管理的書,我很想用我這套東西來指導企業管理。企業管理這東西,如果把人看得比事重要,那企業管理會怎麼樣?肯定管理得好啊。誰不覺得說:你看我老闆多關心我的成長啊。人心裡都是熱乎的。那你說:”你這玩應兒,能行嗎?”他進來的時候,不是個人才,也不太像個人才。

我用很低的薪水把他請來了,但沒關係,我讓他在工作崗位上成長,我給他訓練啊,最後把他訓練成才。他值錢了,他的成長比薪水長得快,不就賺錢了嗎?老闆不就是幹這活的嗎?我說的道理是這樣,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們裡面換一個思考方式,大家別想歪歪,我是在講道,不是在講企業管理。我說人這一輩子活著這個事是很有意思,所以根基一調,解決問題效率非常的高。

所以你想想看,咱們教會弟兄姐妹,在咱們當中,心裡頭都是熱乎的:哎呀,牧師真的關心我的成長啊。那這是咱們的邏輯體系,人活著這事兒,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這活交給咱們,咱們能不把這活幹好嗎?咱得把這活幹好。

有的時候,你看我服侍的這些人,我說:“你打電話給我,別擔心我忙,這是我的工作。”你看,聽起來是不是心裡挺溫暖的。他說:“牧師呀,我不想打擾你,禮拜六你得準備講稿。”我說:“沒事,講道這事不重要,你比講道這事重要。”人家聽了之後,心裡頭“哇”,舒服!有人說:“你這個劉備挺厲害,挺會收買人心啊。”我不是收買人心,是動真格的,收買能行嘛?

所以人很重要,還是事很重要?當然人重要。事做不好難受;事做好了,有人比你做得更好也難受;別人做不好難受;別人做得好,自己沒弄好難受。反正這世上很多難受的人,這個難受的人他不會活呀。今天難受明天難受,難受這東西是個虛病啊,後來就變實病了。一會兒腎裡長塊石頭,一會兒胃裡長塊石頭,一會腳上長塊石頭兒……如果脖子長個瘤子,腰上長個瘤子,這咋整啊?

所以我經常很苦口婆心地說:“大家把那個癌症的性格去掉。”你知道癌症性格是啥嗎?癌症性格可不得了,那東西害人呐,能理解嗎?所以經常講,要把癌症這個毛病去掉啊!不能把虛病整著整著,就整成實病。人活著的根基錯了。

有一天,有個媽媽腰疼,躺在床上。大家別聽歪,別想歪,在講誰呢?跟你沒關係,別瞎扯,不要喜歡講閒話。這個媽媽腰疼,孩子放學回來,也不知道他媽媽是腰疼。結果當媽的說:“你這個小兔崽子,白眼狼!當媽的腰疼你也看不見,我養你啥用?等我老了我能指望你啥?……”喊了半天,能講一小時不重樣,孩子一臉懵。這能不難受嗎?

這樣的人的想法是,我把你養大了,那我得指望你一點啥。當媽的一指望孩子養老,完了。根基有問題啊,開口流露的全是這些,結果都不好。人活著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這是一套體系,要從根基上的選擇入手。人一生,為什麼這麼選,為什麼那麼選,真的無法理解,就是一個選擇。有的人好好的北大不讀了,選擇出家了。有的信主了,有的信了自己了,有的信了醫院了。都是自己的選擇,其實都是自己不是很清楚的時候選的。

當然了,我是比較有福氣,從小算命的就說:“哎呀這孩子有福氣。”莫名其妙就信主了,信主的時候哪明白啊?《馬太福音》也沒讀,《創世記》也沒讀,不明白,就走進教會,反正就覺得挺好。當年要是出家了,按照我這性格,那不是做了一個響噹噹的和尚了嗎?只是沒選,你問我為啥,我也不知道,就這麼整了。

所以今天感謝神,我就成了一個喜樂的人,沒有人可以剝奪我裡面的喜樂,因為我看透了萬事,透過神的話,我把所有的事都看透了。占點便宜占去吧,懟我一杵子、瞪我一眼,OK啊。那天我碰了一個人,滿腦刀疤,還留著血筋兒呢。我剛要走,那人說:“過來過來……”結果我這頓不是給人賠呀,我一看那腦袋上都是刀砍的痕跡,那咱跟人家比?咱別沒事找事。看透了嘛,咱賠個不是,OK!

靠著的就是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呀。華人命定神學是一個框架,是一個總結,這是我所建立起來的,是從《聖經》神的話裡總結出來的,不是取代神的話,是説明我們認識神的話。我自己認為,從馬丁·路德改教以來,我的這套華人命定神學是最好的、最完善的。有人說:“牧師,你又吹牛了。”這不是吹牛,是有效、實在、可行。而且今天我講的根基,是華人命定神學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組成部分,我每次講道其實都是在講華人命定神學,選擇。

昨天我跟一個弟兄聊了一會,他心情好了,今天又打字告訴我說挺好。大家都有同感,跟我在一起的人,聽我講話真的是個福氣,難受的聽完開心了。但是沒過多久又難受了,因為又回到原來的根基上了,又來聽,我這邊給你吃解藥,你那邊吃毒藥。

神說你很尊貴,你比你做的事重要。耶穌用他的寶血把你的命贖回來,是希望你知道你很珍貴,結果你卻說:“不,我不行,我很爛,我生來就很爛……”這咋爭論呢?神說:“你不用擔心害怕,也不用掛慮。”你卻說:“不行,我的問題你解決啊?”神說:“在我沒有難成的事。”你又說:“那不可能。”神說:“你是有福的。”你的回應是:“不,我沒有福。”你說這都什麼人哪!怎麼就聽不進去好話呢?今天選擇個好點的吧!千萬別再回去了!有的人說我選不了,那很容易,那是鬼,我是專門趕鬼的。

經文

當時,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他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馬太福音》4:1-4)

禱告

神哪,今天就開啟我們的心竅。神哪,願我們弟兄姐妹都能夠做一個明智的選擇,都能夠選擇喜樂,棄絕難受;都能夠選擇付出,而不是得著。主啊,今天就給我們聰明智慧,讓我們認識你的話,靠著你的話活著。神哪,今天就讓我們在你話語的根基上建造,讓我們在認識神的真理上,不斷攀登,讓我們越來越認識你的話。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這段經文的背景

耶穌三十歲了,頭三十年在家裡做木匠,做得怎麼樣,《聖經》也沒怎麼說。但我覺著那木匠的活應該幹得不錯。因為耶穌在傳道的三年,沒有人抬著破桌子破椅子,“耶穌,你看給我們家做的,保修期還沒過呢,你給我修!”沒有這事,反而還有很多人挺遺憾的,怎麼不做了呢,我家裡木匠活找不著合適的人了,耶穌怎麼到處傳福音,醫病趕鬼去了呢?有想找耶穌做木匠活的人,就挺鬧心。

耶穌出來以後,先去約旦河受洗,聖靈就降在他身上,耶穌就被聖靈引到曠野。很多地方我們不太理解啊,他怎麼就被引到曠野了呢?被聖靈充滿了應該“哢”建一個跨國企業呀,沒有。進到曠野以後,耶穌在那禁食禱告四十晝夜,魔鬼就來試探他,說的這話吧,我是不太理解,但是人家高手過招都這樣。

魔鬼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把石頭變成食物,這對神有多難?其實一點也不難。就是什麼都沒有神都能變出食物來,曠野的嗎哪不都是這麼降下來的嗎?如果我是耶穌禁食禱告四十晝夜,看到這字的“如果”了嗎?“如果你是神的兒子….”,這個“若、如果”是很邪惡的東西。

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事物。(《馬太福音》4:3)

如果是我的話,“來,變成食物咱倆一起吃;再變成小酒咱倆一起喝;再一點,這塊石頭變成燒雞;再一點,這塊石頭變成牛肉。“多好啊!但是耶穌沒這麼做。後來我讀《西遊記》的時候,發現唐僧也不這麼幹。唐僧說,悟空啊,給師傅化點食物來。悟空就到附近村子裡整食物去了。悟空要是變一個給師傅吃多好啊!用一攤牛糞一點變成牛肉。我就奇怪了,化什麼緣啦?問題是,就是化成牛肉了,但本質還是個牛糞啊!耶穌很有意思,耶穌說:

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處的一切話。(《馬太福音》4:1-4)

這有點像雞對鴨講。耶穌是高手,魔鬼也是高手啊,高手跟高手過招咱們還沒看出來。這就是咱們問題所在。你問我看明白了麼?勉勉強強看明白了,這不就在跟大家講啊!耶穌禱告禁食四十晝夜,要是一般的人不變成木乃伊了嗎?

有錢人跟阿凡提打賭:”你如果在白天看到星星就贏了。“他說”你二十天不吃飯就看見星星了。“其實沒到二十天就看見“星星”了。耶穌看沒看見星星不知道,但是按照一般的人早就看見星星了,暈了。耶穌還行啊,扛了四十晝夜。這就證明了一件事:人活著不靠食物是可以的。這多省資源啊!

耶穌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處的一切話。(《馬太福音》4:1-4)

這段話的背景很有意思。我信主很多年讀到這句話很驚訝,這裡頭很有個詞叫“一切”,用現在的《聖經》電子版一搜,出來的全是,”謹守遵行神一切得律例典章,誡命“。謹守遵行不是一句話,是一切的話!這下我就被搞懵了,就是因著這句話我就恒切的禱告,因為不明白就尋求神。

這一尋求,神就開啟了我的心竅:這個“一切話”叫做體系。華人命定神學講的最多的就是“體系”兩個字。只要是在一個體系裡的,就建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一個飛機只要一個零件壞了都夠嗆,尤其是飛到天上壞了就更要命了。如果飛到天上以後,飛行員的腦袋壞了那就更要命了,駕駛員腦袋壞了就把飛機撞到大山上去了。

所以這個“一切話”,話裡有話。所以說人活著是靠神活著。也就是說,人活著這件事是個非常屬靈的事!第二、既然是個屬靈的事,就要把這“一切話”整明白。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到底講的是啥呢?今天我們所形成的華人命定神學講的就是信仰的根基。這些根基都是些啥?關鍵都是些啥?然後把它構建成一個完整的結構,這就是咱們做的工作。整個《聖經》講的祝福和咒詛全是這些。其實這個“一切話”是很深的。

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

為什麼我們今天很多事活得不好呢?就是因為對這個事的認識不夠,就是對這個事解釋起來解釋不清楚。為什麼解釋不清楚呢?因為沒有照著“一切話”來建造信仰體系。華人命定神學不是把這事做的很好,只是做了一個初步的嘗試。其中有一句話在《哥林多前書》,神的話是用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這是我研究《聖經》這多麼年最喜歡的一句話。

比方說,你養了個孩子,有偷東西的習慣,這是屬靈的事。有一個媽媽,孩子都挺大了,老師打電話來說這孩子要停學兩周,為什麼呢?因為他偷人家的內褲。這媽媽從小就知道這孩子有這個壞習慣,但是不理解,這東西又不值錢,又髒,但就不知道。人用屬人的角度看的是雲裡霧裡。

比方說,我們看到的人難受,沒有人說我吃香的喝辣的,還難受的。沒有人會這樣。通常我服侍難受的人就問:”你想難受嗎?“他說:”我不想難受。“我問他:”為什麼難受呢?“他說:”控制不住啊!“再比方,這人頭疼,你想頭疼嗎?不想頭疼。為什麼會頭疼呢?人家胃疼,你想胃疼嗎?不想胃疼,為什麼胃疼呢?控制不了。你想的癌症嗎?不想得癌症。為什麼的癌症呢?我告訴你,用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

比如,孩子整天哭,當爸當媽的輪流抱著哄。如果沒有屬靈的眼光就認為只是小孩哭。如果用屬靈的眼光看,就知道那是個鬼啊!我整過不少孩子,都是別人整不了的,孩子那個鬧。但是到我這來,我有招啊!所以我們看到的事物,我們用哪一套東西來解釋這事物的規律。《聖經》是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很多教會不是用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都是照著人的邏輯體系去解釋。

我們《101課程》的第一課講的就是靈界是真實的,人活得好是屬靈的事,如果屬靈的事沒整對,怎麼可能活得好呢?既有神,也有鬼,千萬別信主多年,才知道靈界是真實的,那多悲劇啊!前段時間為一個癌症患者禱告,他做化療很辛苦,一帶著他禱告,他體力就恢復。結果過了半個月,人家說了一句話:哇!原來靈界是真實的!今天我們得知道,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如果我們看事物用屬靈的眼光,很多問題就解決了。

祝福和咒詛都是屬靈的事,我給大家解釋一下祝福和咒詛,很多教會對什麼是祝福和咒詛概念不清。祝福就是所做的事有神保守,咒詛就是你所做的事有鬼來搗亂。識別善惡這東西招鬼、自以為是招鬼、頑梗悖逆招鬼。所以我們當中還有一些就是招鬼專家,趕鬼談不上本事,我們大家要成為一個趕鬼的,不要成為招鬼的人。我們為什麼要大家把身上的毛病改掉呢?不是我們需要你改,而是你需要改。我們活著這件事是靈界的一個影子,所以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

前段時間講《箴言》書的時候,提到婚姻這件事,很多人就問這問那,人家使徒保羅在《聖經》裡講夫妻關係是在講耶穌基督和教會,耶穌基督和教會如同和夫妻的關係。很多人就覺得夫妻兩口子的事情老重要了,兩口子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最後咋整啊?

我不解決夫妻的問題,我把他們都帶到新的根基上,都看透生死,有命定了,開始攀登屬靈的高登,認識屬靈的世界,認識神的真理了,那夫妻倆就沒有問題了。所以我解決人成長的問題,我們要建立一個完整的體系,開始學會用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夫妻吵架屬不屬靈?屬靈啊!

屬靈的人看透萬事

神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當我們用神的話來看這些事,很多事不就看透了嗎!怎麼看透?因為屬靈的高度高了。前段時間服侍一個姐妹,這姐妹很屌絲,身上一大堆問題,我解決她屬靈高度,讓她學習成長,隨著她屬靈高度的成長,很多事就看透了。她以前很多事好像看透,但實際沒看透。

屬靈的人看問題,比如看小孩子為什麼會哭,背後有鬼啊。這個家裡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出這些事,很多事都是靈界的一個影兒,能不看透嗎?人把事情看透了,就不會受這些東西的轄制。你做生意,你會把生意管理好,生意也不會成為你的轄制。

屬靈的人一看這些事這麼真實,我們就開始追求永恆裡的生命,就不在今生活著,就會把生死和活著這件事都看透了。我知道大家經常有時能看透,有時就看不透,一會悟空、一會務實,一會開心、一會糾結。就是沒有整明白,這怎麼辦呢?要在神的話語上不斷建立完整的體系,就是人活著是靠神口裡出的一切話

我們讀《創世記》很多人對以撒這個人是讀不懂的,他讓他大兒子以掃去給他打獵,吃點野味,我好給你祝福。很多人查經就認為以撒貪吃,我們要知道以撒是一個非常屬靈的人,他在三十歲的時候就把自己獻給神了,甘心樂意為神而死的人是看透很多東西的,看透的人吃啥喝啥都無所謂的。

大家如果跟我交往,你就會發現我是個什麼樣的人。來!喝點酒,點兩個菜,該吃吃,該喝喝,該幹什麼幹什麼,我才不會被食物這玩意轄制呢!什麼不能吃這個、不能吃那個的,我也不在乎是什麼油煮的,有的人可在乎這些東西了。人家以撒吃點肉,喝點灑,那叫貪吃啊?其實以撒這種人不大在乎。

很多時候我們不理解,比如說亞伯拉罕的老婆被人抓走了,不知道綠帽子會戴成什麼樣,咱們當中有沒有人在乎戴綠帽子的?其實人家亞伯拉罕根本就沒在乎這些事。一個屬靈的人看透萬事,很多東西根本就不大在乎。喝點酒就喝點酒,不喝就不喝;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凡事都得了秘訣啊!

我鼓勵大家,要開始渴慕做這樣的人:錢也看透了,活著這事也看透了,什麼都看透了。所以,那些水井被人搶去了,以撒也不大在乎,搶了再還回來他也沒怎麼著。工人來到以撒這說:“主人啊!我們的一口井得著水啦!”以撒就好像沒什麼反應,他沒有很興奮地說:“哇!有水啦!”就像你考大學,曾經考好了很興奮,沒考好就:“啊!我要跳樓啦!”就是看不透。

所以,我們當中的同工就說了這麼一句話:“老師啊!我現在越來越瞭解你為什麼這樣了。”他以前不瞭解,覺得這是個什麼人,怎麼好像很多事都跟人家不一樣呢?無所謂,是吧!有人說:“你看,你怎麼能說想服侍就服侍,不想服侍就不服侍呢?”那可不就是那樣唄!我都看透了,還能怎麼說啊?如果將來你也看透了,就能夠越來越瞭解我啦!你會說:“啊!原來他是這樣的人啊!”現在你看不透,那就慢慢走著瞧吧!

有的人弄個一畝三分地的小店,每天就在那搗鼓搗鼓,目光很短淺,腦子裡面全是這個小店。小店不好,她心情也好;小店好了,她心情也不一定好。因為小店好了,她老公又出事了;老公沒事了,孩子又有事了,反正整天都有事。那你說出事就出唄,是吧!

雅各的女兒被強姦了,他的態度是:“OK了,人活著就這樣了。”雅各整明白了,人家沒當回事。為什麼?人家雅各在靈界裡,已經鍛煉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人活著的事多很簡單啊!那就是她的命,是她的造化。所以弟兄姐妹,屬靈的人看透萬事,你要擁有異象,要擁有命定,要成為一個蒙福的人,要知道開拓你的格局啊!很多事,我說完了也就完了,你得親身經歷啊!

用屬靈的方法解決問題

你知道嗎?趕鬼是很重要的,華人命定神學不止是一個醫治釋放,不是。趕鬼是一個關鍵的東西,不趕鬼解決不了問題。大家一定要知道:不趕鬼,很多問題解決不了。前幾天我跟一個姐妹溝通的時候,說到趕鬼很重要。她說是的,她認識一個愛主的弟兄,也很有錢。這個愛主的弟兄一身的病。為什麼?因為不趕鬼。他還用基督教的文化建立企業,道理聽起來都很好,就是沒有趕鬼。你以為你不趕鬼,,鬼就不整你啦?鬼就開始趕你。

咱們要知道,耶穌是個趕鬼的。你要確切地知道,人經常面對一種狀況:要做的不去做,不要做的倒去做,就是我們選擇都選擇不了。這是鬼做的,《羅馬書》這樣講。所以我們要認識魔鬼的詭計,就是要把人屬靈的眼睛給弄瞎了,人屬靈的眼睛瞎了以後,就以為那是自己做的,把魔鬼的鍋背在自己頭上。不是把鍋甩給魔鬼,是把魔鬼甩的鍋帶在自己頭上,覺得我沒做好,我沒做好!

為什麼我讓大家把事看得輕一點?把事看輕了,不太中魔鬼的詭計啊!魔鬼這個東西很壞,經常幹完了壞事,歸在你的身上。你不想難受,但是活出來的就是難受;不想糾結,活出來的就是糾結;不想失眠,活出來的就是失眠。我們認識了魔鬼的詭計以後,很多時候你就把人分開看。我們做事工的領袖要清楚,你所面對的人,常常你也不知道,做的事工是那個人在做,還是鬼在做。一看:“哎呀!這是個鬼啊!”你訓那個人幹什麼啊?訓了半天,鬼還在那偷笑,被訓的人還覺得挺窩囊,他也不想難受。

你知道我怎麼用屬靈的方法解決問題嗎?通常我都選擇信任他。我說:“你是不是也不想難受,可你就是難受,是吧?”他說:“是啊!誰也不想難受,可我就是難受。”我告訴他:“那容易啊!我就是趕鬼的啊!這不是你,這是鬼。”你看我把鍋一下子就給甩回去了。咱也不想甩鍋,咱也不想背鍋,就把鍋還給魔鬼。臭小子,讓你幹這事,我那弟兄根本就不想難受,難受的鬼出去!他就好了。

我用屬靈的辦法不知道解決了多少問題。比如說孩子學習不好,你到網上搜一下,爸爸媽媽給孩子補習,補著補著,聲音越來越大。大家是不是都看過這樣的抖音視頻?其實那鬼把孩子的心智給弄壞了。所以我們要知道,你要把影響孩子學習的鬼給幹掉,很多的時候,孩子學習就上來了。你得用屬靈的辦法解決問題,關鍵是愛是根基,愛不是獲得什麼,是想給出去什麼

比如有的父母說:“你這個成績讓我怎麼出去面對人。”原來你在乎的不是孩子,是你自己 啊!那不是愛啊!孩子能不受傷嗎?所以你要選擇相信孩子。“孩子,你也想學習好,是不是?”孩子說:“是啊,媽,我也很想學習好啊。”這兩人關係不就起來了嗎?“可是有時候就很辛苦啊,腦子裡面可亂了。”可亂了不是鬼嗎?有時候不要說是你,我們一起服侍神的很多弟兄姐妹也這樣,直到今天我還在做這事。咱們得琢磨,用屬靈的辦法解決屬靈的問題。

有個人二十多歲的時候,做貂皮賺了很多錢,然後開始賭錢,不僅自己的錢賠光了,家裡還替她賠很多錢。現在三十多歲了,很多東西脫節了,過去那些年糊裡糊塗,怎麼賺的錢不知道,怎麼賠的錢也不知道。現在得重新認識神,得知道這些鬼有多壞啊!鬼把你就搞成那個樣子。

你要開始相信,要開始釋放信心。在解決問題的時候用屬靈的方式一定要釋放信心,讓那個人對神的話有信心。我說句良心話,很多弟兄姐妹很愛神,但是很多時候想選擇,選擇不了。今天我給你一個好消息:今天你能夠選擇了!把鬼趕出去,你就可以選擇了。那不是你啊!

因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

所以,今天我們要因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我們今天所信的這位神為什麼說“人活著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神靠著祂的話語可以創造世界。耶穌說一句話,摸了一下,那個人就好了。在神那裡沒有不可能的事,死人能從死裡復活,生來瘸腿可以起來走路,生來瞎眼的可以看見。神跡奇事充滿在耶穌基督服侍的裡面。人的邏輯是這不可能,那不可能,在我這裡,什麼都可能

有一次我服侍一個人,他的腿腫得不像樣子,跟木頭似的,我就把他的腿抱在我懷裡,衣服一蓋就給他禱告,禱告一個小時以後,腿變成了正常腿,之前腿是黑色的,禱告後腿成了正常顏色。有神多好啊!

有個姐妹手上長了一個花生豆似的腫瘤,長了個骨頭瘤,一摸疼得要命。這個姐妹在遠距,我也看不見,要是在近距我也許沒有這信心。然後我就讓他把手攥起來,我帶著禱告半個小時,那個瘤還在,又禱告半個小時,瘤子還在,又禱告半個小時,一打開,瘤子沒有了!沒了!至少要有一個花生米掉下來啊,奇怪的是沒有,啥也沒有,不知道哪裡去了。我說我的神真的神啊,因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

我們千萬不要說:“我本來就是這樣,我就是笨。”那不是你,那是鬼!你本來有神的形像!神照著祂的形像造的你,你千萬不要聽信魔鬼的謊言。在神那裡沒有難成的事,人活著是個很簡單的事。還有什麼問題呢?沒有問題。因為我們的神是大有能力的神。人活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知道:我們所有的需要在耶穌基督裡都可以得著滿足,所有的需要都不用再掛慮!有人問:“那個瘤子去哪裡了?”那是個靈界的事啊!

徹底的除去屬人的邏輯體系:你做不到,就沒有人做不到;你學習不好,就是學不好;你做不成,就是做不成;你工作不好,就是工作做不好;你躺平也是個糾結的躺平。今天要知道在神那裡沒有難成的事情。就算有人要殺你,神都可以改變他的心意;就算是仇敵,神都可以把它放在你的腳下。所以弟兄姐妹,如果我們的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被我們信成了沒有能力的信仰,這個根基就是錯的。

總結

人活著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你選擇相信嗎?你如果選擇相信,你會看見神的能力在你的身上。人活著靠著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我以前覺得神太神了,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我就疑惑哪有這回事啊!這光是誰幹的呢?就一直找這是誰幹的,也一直沒有找著,但是我發現我一禱告,那東西就好,那瘤跑哪裡去了?沒了!開口宣告事情就會成就,這是神說的話啊!

你可以選擇了嗎?如果你不能選擇,但又很想選擇,你今天得著好消息了。我說你是一個尊貴的人,你就是一個尊貴的人。神在造你的時候,就給你一個神的形像,但是魔鬼讓你活出一個魔鬼的樣子。我今天要告訴你,人活著不是靠魔鬼的話,不再靠人的話,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神正在幫助我們,不要放棄!至於是躺下、坐起來,還是仰臥起坐,這都沒有關係,神的話仍然立定在天!阿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