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 信仰根基系列(5):聽見神的話就去行

【粵語錄音-講道-信仰根基系列5-聽見神的話就去行】

引言

人最嚴重的問題就是神怎麼說他不照著做,神沒說的他瞎做。今天跟大家分享信仰根基系列第六講。什麼叫做信仰根基呢?就是這個東西是個根基。如果按照我之前告訴大家的,很多學說的根基都是一個前提,或者說一個假設。這一講的題目非常有意思,叫做《神怎樣說我們就怎樣行》。

這世上最艱難的工作是總統,在所有國家的總統當中,美國總統是最難當的,不僅選上不容易,做起來更不容易。什麼上議院、下議院,要做成一點事太難了。有的人就說,這世界上第一不容易的職分就是美國總統,第二不容易的是牧師。其實他們全都搞錯了,這世上有一個最簡單的工作就是牧師和先知,他們的工作就是神怎麼說,他們就怎麼做,就是這麼簡單的事。牧師為什麼難做呢?我告訴大家,因為神怎麼說,他不照著做;神讓他往東,他往西;神讓他攆狗,他抓雞,他能不累嗎?

今天我告訴大家,牧師這個活最簡單,神怎麼說你就怎麼做。基督徒蒙福是很簡單的事,神怎麼說你就怎麼做。很多人信主,非得整自己的那一套,那都是很垃圾的一套,就是傻呀。人最要命的就是自以為是,自以為是的人是傻得要命的人。為什麼會自以為是呢?就是人自己以為那是個真理,其實卻不是神說的

這世上有一個最偉大的先知就是摩西。他之所以偉大,不是因為他解決了世界和平的問題,拿了諾貝爾獎,而是他只是做對了一件事:就是神怎麼吩咐他,他就怎樣行。這個複雜嗎?一點也不複雜,怎麼可能複雜呢?複雜的事都在神那裡搞定了,簡單的事留給咱們。我們照著神的話一做,好使。神說的肯定好使,一點也不複雜,可是被很多牧師把這不複雜的事整得好複雜。

與摩西並列的最偉大的先知撒母耳也是如此,這些人都是把複雜的問題整簡單了。怎麼把活著這點事整簡單了呢?有了神怎麼可能不簡單呢?有的人看著都活得很累,看著都鬧心,隔著螢幕、隔著互聯網聽了以後都鬧心。我告訴大家,把一個複雜的問題弄簡單,其實並不簡單;把簡單的問題弄複雜了,其實很簡單。把一個人活著這事整的烏煙瘴氣,混亂的不得了,那不是很容易嗎?瞎幹就行。

你要想操作一輛車是很簡單的,但是你想做一輛車能跑,而且跑得很好,那是不容易。如果你要想做一輛不能跑的車,那是很容易的,隨便幹,它就不能跑。所以今天我們要知道,摩西他之所以成為一個最偉大的先知,他就做對了一件事:神怎麼說他就怎麼做。你問他:“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人家就會反問了:“我為什麼不這麼做呢?”你以為你一問:“摩西,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摩西回答的多簡單:“為什麼不這麼做?”你也答不出來,這是我的選擇。

在很多年前,我裡面就有一個很簡單的夢想——我想做一個偉大的先知,我想做一個與摩西並列偉大的先知,其實不難。大家不要以為這很難,這個夢想可不得了,就是很簡單,我讀《聖經》把這事讀的很簡單,做對了一件事,就是神怎麼說就怎麼行就夠了。大家跟著我走了一段時間以後,你會發現這小子挺厲害啊!神怎麼說他就怎麼行。神怎麼說就怎麼行這不是很簡單的事嗎?怎麼就被很多人整得很複雜呢?

前幾天,我就想我們做牧師的得“上貨”,講話不得“上貨”嗎?我就到網上去“上貨”。左搜右搜,左看右看,看看別人講的道。聽完有個感覺,好像很多他們說的不是神說的。可能我沒聽太懂,也可能他們講的太深奧,他們講的那東西比耶穌講的還深奧,我都不知道在說啥?我沒弄明白,結果這“貨”也沒上成。說沒上成吧,也上了點貨,他說:“如果一個人得了憂鬱症,你得學會自嘲。”自嘲能好使嗎?要是自嘲能好使,我們大家都學自嘲。自嘲怎麼學?不容易學。母親節、父親節老大一堆,我也不知道講的是啥?聽了半天沒聽明白。大家要知道,我要沒聽明白,應該是他沒太講明白。

我就發現人不喜歡講耶穌講的,而且他們講的都是他們自己講的那套東西。聽完了以後,懵啊!也沒什麼體系,最重要的是也沒什麼果效。如果那個牧師是個女的,講的很多都是“老娘們”那套東西。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講這些?他們沒有準備講稿,就站在那講。像我這多專業,我的講稿都是一個字一個字寫出來的,你要不要看?他們也不好好準備,上去就講,講的那些東西,烤個牛排,削個蘋果,全是那玩意。我再吹把牛,你常常聽我講的,聽完了以後再聽那些,好像是聽不了了。

為啥聽不了?因為你們變聰明了,一聽這東西,前言不搭後語,主題不清楚,論述得東一撇、西一劃。如果拿一幅畫做比喻,好像是拿豬鼻子畫的。你成長了以後,對神的話建立起來一個體系,然後你就會發現這不太難。但是他們講的東西學問太大、太難,但是咱們整的東西很簡單,神怎麼說咱們就怎麼行,就這麼簡單的事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信仰根基系列六,就是神怎麼說,咱們就怎麼行,這不就很簡單麼?這樣的事不是論證的,他是個選擇,聽了神的話就去行是個選擇,人活著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那是個選擇。所以有時候我講道時說:佛教徒你就好好做你的佛教徒。不管你是佛教徒也好,基督徒也好,你得認真探索呀,其實就這麼回事。

有的人就說:那不能這麼說。那怎麼的,我還能把佛教徒抓來聽我講《聖經》啊,那哪行,人家不幹,咱不能幹這事兒,這還有個宗教和諧的法律呢,咱不去整那些。我們做基督徒就是個選擇,人活著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是個選擇。我們這麼一選,一下子就把很複雜的人生問題變簡單了。

我們的神是一個非常棒的老闆,我告訴你,做老闆做久了,你得學會怎麼分配工作,這個工作分配下去的時候,你得跟員工講你要做什麼、怎麼做,把這些都說清楚了,過一段時間你來檢查:哎,這不是我說的,我說的是這樣這樣做。這叫好老闆!我們的神是非常棒的老闆,祂把做什麼、怎麼做、做出來的結果全說清楚了,老早就告訴你了,你就去做吧。做完一看結果,跟我老闆要的結果一樣,跟神要的結果一樣。做什麼、怎麼做,都交待的清楚。我們的神不像有些老闆,做什麼、怎麼做全都交待不清楚,就像有些牧師在臺上講道,也不知道在講啥。

但是雖然沒講清楚、沒交待清楚,卻說:我就要一個結果。員工多辛苦啊?員工跟著這樣的老闆很辛苦。有一個牧師,他的下屬辛苦就來找我,他牧養三十個人,他的牧師說:“無論如何到了年底要增長到六十人。”聽了以後,問牧師:“老闆啊,怎麼能弄到六十人?”牧師說:“那我不管。”抓壯丁?拉人頭?怎麼辦?那好辦哪,六十人好辦:包餃子、燒雞、燒鴨、醬牛肉請人來。那一次六十人,接下來就沒人了,我想員工多辛苦啊。問題是我們有一個這麼好的老闆,但是人不照著去做,你不是悲劇了嗎?有的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還覺得自己的確行了神的話,人怎麼就把這麼簡單的問題弄得這麼複雜?

我這幾天就拍腦門:哎呀,怎麼這麼簡單的問題整得這麼複雜呢?後來我明白了,原來他們心裡頭有一套自己的東西,這套東西不是神說的,是他們自己整的,拍腦袋拍出來的。所以一聽就聽歪,一想就想歪歪,講出來就很複雜,也不成體系。你想這麼一整它能不複雜嗎?比如說:耶穌給人按手,病好了,一弄,病好了。結果到了教會,教會又把什麼心理學博士整來了,把性格測試整來了,把一大堆東西都整來了。你要知道讀一個心理學博士那不簡單哪,十二年的通識教育,四年的大學教育,兩年的碩士教育,四年的博士教育。

別說,我還真見過,給我整一大堆的問卷,然後我得認真的答呀,整完了以後,他就給我做了一個報表,算出來了。算出來了以後,他看著我不敢相信:哎,你這個人不是個常人呐,不是個正常人呐。那是,我是個神人!你這心理學能測我呀?我在開玩笑。我說這事,就把這事整得好複雜。其實就是神怎麼說咱就怎麼做,神啥時候讓咱們整個心理學博士了?沒有啊。神什麼時候讓咱幹這些事了?我也不知道他算那些是啥,他也挺辛苦的,整很久,跟“批八字”似的。

你想不想做最偉大的先知?我告訴大家,神把這事整得很簡單,就是神怎麼說你就怎麼行,最偉大的先知就是這麼簡單的一點東西。你要想做到,其實難處在於,得把自己裡面的東西得給拆了。那為什麼人裡面有自己那套東西呢?我告訴你那套東西是啥,那套東西就是人為什麼活著?人靠什麼活著?人要的是什麼?這些問題其實都很尖銳,也很直白。

如果你要的跟神說的不搭嘎,你沒法走下去呀,你怎麼行啊?神怎麼說你就怎麼行,哪有這回事。所以神一說你就懷疑:那能行嗎?最後你靠的是不是神讓你靠的?你整的是不是神讓你整的?如果不是的話,神跟你說,你一聽就聽歪,一想就想歪歪。即便是閱讀同一本《聖經》,讀出來是完全不同的領受,這是太奇怪的事了。

就是我們大家讀同一本《聖經》,讀出來的東西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就看人裡面要的是啥,看透了沒有?所以你要想做一個很偉大的先知,像摩西一樣,就是神怎麼說,他就怎麼行, 那不容易呀。人聽了神的話不去行,行自己那一套,講自己那一套,還不知道害怕,這膽兒是夠肥的,我就覺得這就是悲劇的根源。那不是最偉大的先知呀,那是最偉大的假先知呀。那好樹結好果子,壞樹結壞果子。好樹結好果子,壞樹結壞果子。好樹不會結壞果子,壞樹也不會結好果子。他結出來那玩意兒不是要命嗎——結不出偉大的先知,結出來的是“偉大”的假先知。

前不久有一個教會,發了一個大大的醫治釋放活動的海報,我們看著也覺得這教會不錯,海報很漂亮。然後,就有個姐妹來了,一身的病,來找我們。我問:“你在哪個教會?”她說她就是那個教會的。我說:“前段時間不是剛剛收到一個海報,你們教會不是整醫治釋放活動嗎?”她回答了一句話讓我匪夷所思,當然我也沒時間去驗證是不是那麼一回事。她說:“我們的醫治釋放活動不是給教會裡面的,是給教會外面的。”我說這是什麼邏輯啊,聽不懂!

這事兒還無獨有偶啊,再前一段時間還有一件事,也是讓我聽不懂。一個姐妹一身的病來找我們。因為咱們的醫治釋放做得很有果效,咱們查經查得非常好,醫治釋放果效也非常好。她來找我們,我說:“你們牧師呢?”“我們牧師做醫治釋放特會去了。”我說:“你們牧師做醫治釋放特會去,那你去呀!”她說:“不能去!”我問為什麼呢,她說那活動是給外面人準備的。我說這還邪門了,這是啥玩意兒啊!啥邏輯?——啊,外面的人好收錢。

外面的人,辦活動可以叫交費。裡面的人,不能把費那麼交了,得交奉獻。我們也搞不清楚,但我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她搞好了再說。結果這姐妹來了不久,病就好了。她的病好了,她的牧師卻因為癌症死了。我說這事兒,這是什麼邏輯?我到現在也沒弄明白。好像醫治釋放是給外面人的,這肥水不流外人田,怎麼專門流外人田呢,多“偉大”啊!

弟兄姐妹啊,今天我告訴大家,我們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變局、大機會。這個世代需要一個新的世代的基督教變革——神怎麼說,我們就怎麼行。就這麼簡答的一件事,還需要變革,我也很詫異。變啥革啊,就是把那些往死裡作的、荒謬的基督教信仰,恢復成一個純正的福音——恢復神的大能,讓神的榮耀,透過神榮耀的教會遍滿全地

我們得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敢幹嗎?幹就幹一票大的!荒涼的世代要過去。這不難!難的就是相信,你相不相信神的話?難的就是我們的選擇。這事不難,因為這是神的心意。神老早就在尋找一個可以使用的人,可能好早以前就找,找到一個人,這個人不做,又找到一個人又不做……因為他們覺得,那能行嗎?後來找到了我,那我幹!絕對幹,這是何等的機會!

後來我就在《聖經》裡找到一個人,這個人叫摩西。因為神找到了咱們,我得找個人跟人學啊。這摩西厲害啊,他幹了一票大的。摩西厲害就厲害在,神怎麼吩咐他們,他們就照樣行。後來我發現《出埃及記》裡一直都在講,神怎麼樣吩咐摩西,摩西就怎麼樣行,神怎麼吩咐,摩西和以色列人就行。這話好啊!

經文

摩西、亞倫這樣行,耶和華怎樣吩咐他們,他們就照樣行了。(《出埃及記》7:6)

禱告

摩西幹了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事,厲害啊!咱們要幹一個前所未有的事。今天我們帶著渴望來禱告。這不是我的事,我一個人幹不了,如果沒有你們,這盤菜就黃了,今天咱們大家一起來。這個世代,神特別興起了華人幹這事。所以我們今天都要進到神的計畫裡,進到神的心意裡,神怎麼說,咱們就怎麼行。我們一起禱告:

神哪,今天就把這樣的啟示放在我們的心中;神哪,今天就把這樣的負擔放在我們裡面;神哪,我們知道你在這個世代興起我們這些人,興起我們可以進入到你偉大的計畫裡面;神哪,你要在這個世代,行前所未有的事;神哪,我們就是你手中的器皿,今天就使用我們!神哪,我們就是要選擇像摩西一樣,你怎樣吩咐,我們就怎樣行!

神哪,這個世代需要你的榮耀,這個世代需要你的同在,這個世代需要得勝榮耀的教會;神哪,就激勵我們這一小群人,讓我們這一小群人都能夠甘心樂意將自己擺上。你怎樣吩咐我們,我們就怎樣行。神哪,這是何等的福氣!我們竟然有這樣的機會和榮譽。神哪,我們竟然能蒙你的恩召、得著你的揀選,進到你的計畫;神啊,今天我們就在你面前,擺上自己,願你悅納,使用我們。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這段經文的背景

這段經文的背景非常神奇。摩西八十歲了,亞倫八十三歲了,都是八十歲老頭。為什麼沒找一個小夥子呢?因為小夥子還有美好的青春,這八十歲老頭好啊!如果你是八十歲老頭,恭喜你,因為你把生死都看淡了!土都已經埋半截了。所以神說:“你去見埃及法老王。”啊,見埃及法老王?他再賜我一瓶毒酒,我不喝也得喝。我去見法老王,不是找死啊?

後來摩西真的去見了,結果這以色列人因著摩西的來到,狀況變得更糟了,埃及法老王不僅不給他們草,還要他們自己整草,還要做出同樣數量的磚,那多辛苦啊!以色列人就抱怨摩西:你這不是把我們往死裡整啊?一開始神讓摩西去,去了以後結果就這樣。

神又跟摩西說:“你去見法老王。”摩西去了以後就對法老說:“今年我要把這些勞動力帶走。”你把這些勞動力全帶走,法老王的這些活誰幹啊?你這不是與虎謀皮嗎?這摩西的膽子怎麼這麼大呢?我就琢磨這法老王心裡在想:“這是哪來的個街溜子,溜大街溜到我這裡來了?推出五門,斬首示眾!再也沒有人來說:我把以色列人帶出去!”你說這不是很正常嗎?

你會不會到中國的皇帝那說:秦始皇,這塊地給我,這幾百萬人我帶走。能這麼幹嗎?這不是與虎謀皮嗎?很高的風險哪!但是問題來啦:你到底怕誰?你以為摩西傻呀?埃及皇宮裡的事情他全知道。他親眼看見處死一個又處死一個,處死一個人像捏死一個螞蚱一樣。摩西知道那是一個很高的風險,但為什麼神怎麼吩咐他,他還就是去行了呢?

我告訴大家,他不傻,他之前就試了一把。摩西帶著她的老婆孩子往埃及走,摩西年紀挺大,他老婆也不年輕,孩子也不小。結果他們走到半道,神就要摩西給它兒子做割禮,但這事落實不下去。為什麼呢?他老婆不同意。他說神哪,我老婆不同意怎麼辦?這兒子也不是我一個人的,是咱倆的,那就算了吧。結果神就要殺摩西,從這事摩西學到功課了。學到什麼功課呢?他老婆看見神要殺摩西,就拿起一把刀給他兒子做了割禮。

摩西就從這件事上學了功課,不再怕老婆,而是選擇怕神。後來到了法老那裡,你是怕法老還是怕神?兩邊都得罪不起呀!我可告訴大家,小國不容易做,那大國都得罪不起呀!大國和大國基本上也不敢掐得太狠,掐得太狠就打核戰爭,誰也別想活。小國不行啊,這個捏你一下,那個也捏你一下,那就這麼活吧!誰讓你是小國呢!

摩西這活不好幹哪!如果有人給你一份工,讓你去摸老虎屁股,你去還摸是不去摸呀?摸也難,不摸也難,要殺你呀!摩西不容易呀!摩西這筆賬他算出來了,反正左右都是死,去摸了說不定還不死,因為那是神說的。今天咱們也摸老虎屁股。我可告訴大家:你以為一個新時代的基督教變革那是開玩笑?那是誰幹誰要死啊!那可不是開玩笑,不容易。不管怎麼樣,神已經呼召摩西了,你摸老虎屁股也好,不摸老虎屁股也好,這事已經交給你了。神哪!我怕你,你厲害!你牛!

這邊是神,那邊是埃及法老王,這邊是神,那邊是我老婆,我怕神。神要捏死我不像捏死一個螞蟻嗎?神要保守我,法老王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可能那麼一整就死了,不怕神怕法老王就死了,怕神不怕法老王就死不了。這事得算明白呀!神選擇了你,你一旦違背了神那是要命啊!你裡面要敬畏神!其實這個摩西八十歲的老人了,沒那麼在乎自己的性命,那麼多年妻管嚴,被老婆欺負的挺慘,所有這些世上的夢想全都破滅了。

結果這一輩子娶了一個老婆西坡拉挺倒楣呀!他老婆完成了一個偉大的使命,就是讓摩西看透了人生的本質,就這麼的吧!還能怎樣?就這麼夾著尾巴做人吧。所以,他裡面就有那麼一點使命感。原來做埃及王子的時候就想拯救以色列人,但是後來所有的夢想破滅。這不就破碎了嗎?破碎了就自由了,然後把生死看淡,什麼老虎屁股,獅子屁股、還是什麼屁股?摸!往前沖!所以說他裡面不是沒有困惑,他心裡說:神啊!以色列人都不聽我們的,法老王怎麼可能聽我的?法老王不聽我的,要殺我咋辦!哎呀,算了,神的話照做吧!總比現在立刻死了強,這就是這段經文的背景。

其實照著神的話去行,這事不難!稍微把這賬算明白了,讓人活著乃是靈,人活著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我們活著是靠神口裡的一切的話活著,如果不靠著神的一切話不就死球了嗎!聽見神的話就去行,就是聰明人,就如同把房子建造在磐石上。就怕一會想明白了,一會又想不明白的人,那就麻煩了。

其實照著神的話去行不難,摩西在經上說,這話不是難行的,神的道不是難行的,就在你口裡,在你心裡,這就是摩西心裡想法的一個寫照,所以摩西整對了。後來我覺得我也可以試試,摩西能做最偉大的先知,我也要做偉大的先知,像我這樣的人,活膩味了,其實活著就這麼點事,多無聊啊,不如幹一票大的!幹什麼呢?神怎麼說我就怎麼行!

摩西就幹的很好,那我就複製摩西,摩西怎麼想,那我也怎麼想。摩西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先知,與摩西並列的就是撒母耳,他們都幹的非常好!而且後來想明白了,神已經把幹什麼、怎麼幹、施工計畫都講好了,什麼都東西都有了,而且不但我們幹,神還幫我們幹,幹完以後獎賞還是我們的,這賬很划算啊!比如進迦南地,神在前面為我們爭戰,我們也就在後面比劃了一下而已,比劃完了我們人還得獎賞,這麼划算,我就詫異為什麼人就是不要呢?我就希望大家對神有信心!

一輩子最艱難的選擇

《聖經》裡這些人物,我跟他們混得老熟了,有一天我到天上見到摩西,我要跟這位老朋友勾肩搭背的喝一杯,我通過《聖經》對他十分的熟悉,至於他認不認識我,我不知道,但我是摩西的粉絲。人一輩子最艱難的選擇就是在老婆和神之間做選擇。摩西的老婆不是一般的老婆,摩西是倒插門女婿,摩西取了個母老虎,因為字裡行間都流露出母老虎的特質。

摩西和他這老婆過日子都過成了說話結巴了,他怎麼得的結巴,因為他說不過他老婆。摩西與這母老虎老婆過了四十多年夫妻生活,他總結了一條:老虎屁股是摸不得。其實摩西心裡是有以色列人的,他在山上遇到神以後,神就和摩西說去埃及把以色列人帶出來,摩西怎麼說都不想去。他為啥不想去?後來我猜測,摩西是怕他老婆不同意,怕不好做老婆的工作。是艱難的選擇啊!

摩西是一個生下就有命定的人,他在埃及做王子的時候就有命定,只不過被老婆摧殘到不敢有命定了。可是一邊是老婆,一邊是神,如何做選擇?真可憐!摩西這種情況我就想到了很多牧師,他們也同樣面臨這種選擇,很辛苦。雖然是艱難的選擇,但是一旦立定心志選擇了神,就容易了。

最後摩西去沒去?去了!後來摩西厲害了!在埃及的時候,摩西夫妻老吵架,也不知道哪一天會吵架,因為他老婆看不起他,吵架吵完了以後,摩西就把他老婆打發回他岳父那去了。也不知道是他老婆拍拍屁股就走的,還是摩西把她打發走的,反正不歡而散。摩西終於過了一段時間清淨的日子啊!就帶以色列人出埃及。

所以老婆、家庭和神之間的選擇,是很難的!咱們當中有一些弟兄姐妹一提到這事,我腦袋都“嗡”的一下,我真的很同情。你說是不是很難的選擇?很難的!所以今天弟兄姐妹要知道,一旦選錯了那不麻煩了嗎?一旦選了老婆咋辦呢?沒選擇神,老婆怎麼說,他就怎麼行;神怎麼說,他就不怎麼行。結局會是怎麼樣?結局絕對是悲慘世界。神不喜歡這樣的。有一個姐妹接觸的牧師多,後來她就跟我講,她說“我接觸的牧師全這樣。”全是選擇了老婆沒選擇神。我選擇神,再淒慘再什麼都沒關係啦!我就是要為神獻上自己。人一輩子艱難的選擇啊!

第二個艱難的選擇就是法老還是神。後來到底怎麼樣呢?你去摸老虎的屁股,家裡那個老虎摸了一把,好像沒事啊!我這一輩子過得,她欺負我一輩子,後來發現我有神了!神呼召我,要幹這件事,後來也沒怎麼樣。後來他岳父不是把他老婆、兒子也帶回來了嗎?就這樣!摸了一把,膽子就大了!這回開始整法老了!到底是法老還是神?到底是你的老闆厲害還是神厲害?要知道誰厲害啊!如果不知道神,就麻煩啦!讓人生、讓人死的都是神管的!《聖經》裡講:

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 》10:28 )

所以今天咱們弟兄姐妹要知道,有的人一提到他老闆就發抖,一提到神,趾高氣揚。傻麅子!所以說,別害怕,有神你怕啥啊?後來我們當中有一些姐妹,挺有性格,老闆讓她加班,她說:“不行啊,”他說:“咋就不行呢?”她說:“我得去教會。”他說:“你去教會幹啥呢?”她說:“我得服侍啊!”她老闆也攔不住他,就去了,啥事沒有!

以色列的百姓怪罪摩西,你是怕以色列百姓還是怕神?記住啊,如果人怕神,就啥也不怕!如果人一生只是敬畏神,是聰明人。你想不想做個聰明人?終於找到範本了!終於找到典範了!是摩西。以色列百姓是看著挺鬧心的,但是還得敬畏神。神告訴我怎麼幹,我就怎麼幹。結局就是連法老王也要趴下。人千萬別整自己那一套。其實這個選擇也難也不難,就看你聰明還是不聰明

神掌管一切,你怕啥啊?你自己那一套不行。有的人活到六七十歲、五六十歲,一輩子就糊裡糊塗瞎整自己那一套,過一段時間改過來以後,整著整著又整自己那一套。就是傻!那怎麼辦?那是他的命!一旦選對了,很多東西都簡單了,就看你要啥。你要啥,為什麼要,這就是你的命。你的命定到底是啥。你看透了沒有?把這些事都看透了,選擇老簡單了!

破除我們裡面那套東西

人為什麼選擇非常困難?就是因為我們裡面有一套自己的東西,那套東西到底是啥?慢慢仔細琢磨。最要命的就是這個。你說的那東西是神說的嗎?人說的很多東西不是神說的。靠譜嗎?不靠譜。有什麼結果嗎?也沒什麼結果。有考察過嗎?沒考察過。能站住腳嗎?也站不住腳。只不過是一個意見,只不過是一個感覺,只不過是一個認為,只不過是一個以為。但是這東西改起來可難啦!根深蒂固啊!要挖地三尺才能把這根除掉。

“那怎麼可能?我的家多重要!”有一個牧師,他也沒服侍啥,就哭得痛哭流涕:“我要把神放在第一。我過去把服侍放在第二,把我家放在第三,我忽略了我的家庭。所以現在我把家庭放在第一,把服侍放在第二,把神放在第三。”這是什麼狗屁邏輯?我實在是不理解!自己整那套東西我是不理解!

我教人怎麼牧養的時候,我是有一套東西的。我從《聖經》裡學了很多套。當我去教的時候,發現教不了!一教,全是他自己那一套東西。雖然他給我面子啥也不說,但他的牧養沒有果效。還繼續那麼幹。然後我說:“你這老任性了!你這麼任性,你非得整自己那一套!”一整整好多年。浪費時間,浪費生命。一開始還不認同!就自己整自己那一套。一整整好多年,真是大好青春全消耗在他那套東西裡了。人裡面的東西需要拆除,才能夠建立屬神的東西。所以我們今天要知道拆除那東西是本於信以至於信。我們相信神,我們才會拆除自己的。我們一開始對神的信心很弱的。

諸葛亮給趙雲三個錦囊,趙雲就揣口袋裡了。啥玩意?你那麼神啊?算了吧,我自己搞定。真到了搞不定的時候,打開個錦囊一看:“哎喲,原來這麼幹,軍師神算啊!”然後照著錦囊妙計走。又遇到事了再打開一個:哇,神算!我問你,第三個錦囊他信不信?絕對信,因為徹底服氣了,厲害啊!今天我們也是一樣,神給咱一個錦囊,你得照著做,又給你一個錦囊,你再照著做。等你開到第十個錦囊的時候就會信心滿滿,好使啊!

你在《聖經》裡仔細往後看,摩西一直就是神怎麼吩咐他,他就怎麼做,一點也不馬虎。為什麼?總結出經驗來了。神怎麼對他說,他就怎麼做,已經形成習慣了。如果沒有形成習慣,那就是硬著頸項的百姓,那不過就是一頭驢。所以,弟兄姐妹,我們要開始拆毀咱們裡面的那套東西。

我服侍老有耐心了。前一段時間我讓一個弟兄帶查經,查經的方法我給他解釋了一遍又一遍,教了N多遍,結果一帶查經,還是他自己那一套。不聽,聽不進去,不容易啊!有的時候還得鼓勵他,建造他的信心。我說:“弟兄啊,最近你有點進步啊!”可是心裡這個急啊!一整就自己那套。要破除我們裡面那套東西,大家要知道,我也是破除過來的,那是神的恩典啊!今天就是破除的太少。你如果問,為什麼很多牧師講的那玩意兒你聽不了?因為你變聰明了。你對神的話話語有認識了以後,一聽就知道他瞎說,那根本就不是神的話。

在根基上建造

拆除了之後,要在根基上建造。這是信仰根基系列,咱們就在根基上做好選擇。人為什麼愚蠢?就是選擇選錯了。人就是經常選錯,他裡面有一套錯誤的體系,還覺得自己對。還有的人經常教我怎麼做牧師,我就謙卑點,聽一聽。

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做什麼呢?(《詩篇》11:3)

所以,根基若是毀壞了,就是義人也做了不什麼,誰也做不了什麼,你是義人還是壞人都沒用。耶穌就是我們的根基,你知道耶穌怎麼做嗎?就是他看見天父做什麼,他也做什麼。他也是這樣傳承的,所以看見耶穌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這就是華人命定神學。你說是不是很簡單?是的,很簡單。

我在課程裡教過大家:耶穌按一下就好了,我按一下沒好,就按十下;按十下沒好,就按一百下;一百下沒好,就按一萬下。最後按好了也行,這不是一開始不太行嗎?今天我們要行耶穌所行的,這不是很直白的事嗎?信耶穌的就好好照著耶穌的做。如果你信佛,就照著佛的好好做;你信菩薩的就照著菩薩的好好做。你實在不行了,那套不好使了,你來試試我這套也行。

神怎麼吩咐,我們就怎麼行,這就是華人命定神學非常重要的選擇,也是非常重要的根基。你如果把家庭當做根基,《聖經》上根本沒有這個論述,那不是神說的啊!不斷地推動家庭,最後都把牧師推到癌症裡去了。你仔細觀察,為什麼很多教會的牧師老得癌症?因為他老推動家庭,不是建造神榮耀的教會。

若是建造神榮耀的教會,你推家庭幹什麼?推家庭祭壇啊、好媽媽、好爸爸啊,全是這些。如果他們能把《聖經》裡神的話論述得清楚,我聽他們的,我說的很直白。問題是我是沒找到理論根基,《聖經》裡神沒有這麼說。我們華人命定神學在讀神的話上所下的功夫,一般的教會比不上。我們在行神的話上,聽了神怎麼說,我們就怎麼行,那很多人更是比不上。

我沒什麼好狂的,要誇口就誇口我們的神,因為這是神的心意,神在我們當中行了大事。我們很系統地論述了神的話,很系統地去落實,結果就結出了果子,這果子就會看見神的榮耀住在我們當中。我們把神的話讀到很深的程度,然後我們行神的話也絕不妥協。

所以在這個世代,神要使用我們,興起我們,成為萬國的祝福,帶來一個新時代的變革。其實談不上新的發明,就是很簡單的《聖經》裡的幾句話,把那幾句很根基的東西抓住。凡事都要知道神怎麼說,知道神怎麼吩咐,我們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所以有的人覺得:“這個教會做醫治釋放,好像是最正統的。雖然是靈恩教會,但是是最正統的靈恩教會。”我們沒有那些烏煙瘴氣的東西,因為我們照著神的話仔細地去落實。如果我們有落實不好的,我們絕對改。沒落實好的絕對有,還有很多沒落實好的,我們就改。

總結

凡事都要知道神怎麼說,神怎麼吩咐。然後神把做什麼,怎麼做都告訴我們,我們就好好地落實。我們沒有幹什麼偉大的發明,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神怎麼說我們就怎麼行。沒有藉口,也不講任何理由,這是我們的根基,我們的選擇。所以,我們弟兄姐妹要開始逐漸地、確切地知道:神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去行。這是一個回報極其豐厚的事;神怎麼說,不去怎麼行,那是一個很大風險的事。我們今天就要破碎那些自己與生俱來的那套東西,那是非常敗壞的。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